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周立波:“打捞”文化还是娱乐大众?  

2009-11-24 15:52:46|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之前,如果你问一个中国人,“周立波”是谁?得到的回答,或者会是“不知道”,或者就是,写过《暴风骤雨》的那个作家呗。

但2006年之后,如果你再问同样的问题,貌似几乎所有人都会回答说,那个说“海派清口”的上海男人嘛。

事情是这样的:2006年12月1日,有着一张生动的脸、一头一丝不乱“头势”的上海男人周立波,以一个人、一张嘴、120分钟说讲唱跳的表演形式,在上海登台亮相,旋即以惊人的速度蹿红,几十场演出,场场座无虚席;去年12月,借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推出《笑侃三十年》,前后演出三十一场,观众28000人次,票房总收入近650万元;今年5月又推出《笑侃大上海》,同样早早就场场售罄,380元一张的的门票,极端黄牛价竟然炒到高达3000元,800到1500元则是常态;据说,其人其演出的受欢迎程度,已经超过了近年上海滩上任何形式的演出和演讲……

最近的新闻则是,这个取代了同名作家、更加为国人所耳熟能详的周立波,也出书了,而且还是一本“词典”,叫做《诙词典》。

 

新书要“打捞”海派方言文化密码

这年头,人一出名就出书,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惯例,周立波也没能例外。不过周立波自称,其实他没想这么快就出书,因为在他看来,“如今出书的人比看书的人还多”,所以尽管成名以来已经有很多出版方“盯”上过他、催促他出书,但他始终对这个事情抱着谨慎的态度,用他自己的“名言”来说就是,“做人头势要清爽”,不好随便就出书的。

但到底还是出了。关于这本书何以最终能够“出炉”,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人邵敏透露说是,通宵聊天聊出来的。他还说,“海派清口”的演出背后蕴藏着严肃的思考命题,周立波本人也把这一点作为他“四十而立”之后回归艺术舞台的执着追求,所以,书名里“词典”的说法固然有玩笑色彩,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工具书,但这本书也确实透露出,周立波想通过打捞海派方言的文化密码来传承海派文化的“野心”。

书里收录了100多个上海话关键词,每一个词条周立波都用正说、诙解和闲话三种视角加以解读。对于这本有关上海话的词典会不会因语言不通的障碍而在外地读者那里受冷遇的问题,出版方也并不担心,甚至调侃说,“百分百看懂,侬是‘模子’;半懂不懂,侬是90后‘小赤佬’;一点不懂,而且笑不出来,侬是火星人‘奥特曼’。”

 

走红是因为时代需要这样的人?

事实上,早在出书之前,周立波就俨然已经成为海派文化的“代言人”。 周立波的演出海报上就这样介绍道:“周立波以‘噱’而出名,有别于传统噱头的笑料。他的噱头别具一格,简单而潇洒,表演亦庄亦谐,台词充满丰富的想象力……勾勒出上海大都市的活力以及新上海人的生活风貌。”

而周立波自己的表演中,也向来毫不掩饰身为“海派”的优越感。在谈及有关方面有意撮合他和郭德纲同台演出时,他声称,“喝咖啡的,怎么能和吃大蒜的摆在一起呢?”还说,“吃大蒜只管自己吃得香,不管别人闻得臭;喝咖啡是把苦自己吞下,把芳香洒向人间。”对于坊间“北有小沈阳,南有周立波”的说法,他更明确表示“不乐意”,讥讽说“一个大男人怎么穿着苏格兰裙”,走路怎样,说话怎样,真想问问他“你这是为什么呢”。这些说法引起了极大争议,而周立波则回应称,社会是多元的、立体的,谁说提“吃大蒜”就是贬低?“喝咖啡”就高级?非洲卢旺达的,一天至少喝六杯咖啡呢,这当中没有褒贬。

周立波认为,小沈阳、郭德纲和自己好比是同一经度但不同纬度,经度是一样的,都是搞笑,但“纬度”不同,喜欢直白的可以看小沈阳,喜欢既直白又含蓄的看郭德纲,偏爱含蓄的看周立波,“如果从北半球往南看,我是最后一名,反过来看,我就是第一名。没有谁好谁不好,只有受不受用。”他还坦承,“海派清口能够引起整个城市的骚动,是我始料未及的。我能够红,并不因为我有多强大,而是因为这个时代需要我这样的人。”

 

“人生就是不断地用错误去交换正确,然后再用正确去消费错误”

在对于周立波一片叫好声中,最有名的莫过于余秋雨那句“100年才出一个”。不过,这个“100年才出一个”的“上海活宝”,却并非一直都活得一帆风顺的。

少年时代的周立波,就梦想要做“风光”的人,“当年看样板戏,觉得做演员很风光嘛”,于是就考入了上海滑稽剧团,一开始倒是挺顺,师从上海曲艺界暨滑稽界元老周柏春,19岁时就已经在上海滩小有名气,可23岁那年,却因为误伤女友不同意他俩恋爱的父亲而锒铛入狱,获释后遂转身跳入了商海。生意场上,得意过也失意过,在周立波自己的“口述历史”里,他曾在1992、1993年做投行赚过多达六七亿财产,但是,“易于开拓,不易于守财”。兜兜转转,直到2006年7月,京剧演员关栋天的一席话说动了他:“回来要趁早,现在老一批的观众还记得你。”快40岁的周立波终于决定复出。

是年12月1日,上海兰心大剧院,周立波第一次亮出“海派清口”的招牌。首场演出,他掉泪了,为那些头发半白的观众“还记得我”;严顺开上台来,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也哭了。如今,谈及过往种种,周立波说,“没有悬念的生活,我是不要的。人生,我们可以把它归纳为,不断地用错误去交换正确,然后再用正确去消费错误。我们人生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今天变成昨天,把明天变成今天,然后人,也就上了天。就这么回事。”

 

是非:“所有成功都是要付出成本的”

人红,是非就多。今年7月,周立波遭遇了走红以来风波最大的一场是非:“周立波太太张洁的博客”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富婆包养、抛弃糟糠、吸毒劣迹、家庭暴力等一系列难堪字眼,与周立波联系在了一起。当年正是因为爱这位女子,周立波打伤阻挠相爱的长辈,度过了205天牢狱生活,并从此作别舞台,十余年后,重新登台的他走红了,而跟他两次结婚又两次离婚的昔日爱人,却已怒目相向。

据周立波自己后来的回应称,整个事情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要挟的过程,“三年前我们就在谈离婚的事情了,理由是我想要孩子,但是她没有做到,或者我们都努力过,但是没有办法”,“今年1月12号,我们签定离婚协议,赔偿50万……到了今年6月,她派了律师找我,说我现在很有名,从前给的太少了,现在要500万,否则就‘爆你的料’”。谈及两人从相爱到最终反目成仇,周立波表示自己并不伤感,就是“觉得蛮遗憾的”,他认为“博客门”事件是“群体行为”,“她连打字都不会的人,也不可能有那样的描述能力。这不是一个人的贪婪,是一群人的贪婪。贪婪是人类无法打捞的苍凉。”而对于是否担忧这个事件会让人对他的人品产生质疑,周立波则回应称,“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事,一种事无需解释,一种事解释不清。所以何必解释呢。”

他说,自己从这次事件中其实感悟了很多,“过去学艺的时候,没人知道我,那时候很羡慕别人出名,而当你也达到了这个境界时,就知道所有成功都要付出的,都要成本的。”

 

 

对话周立波:

“不是每一滴水都有必要融入大海”

 

提问:你的新书号称要“打捞海派方言文化密码”,此前市场上关于上海方言的书并不鲜见,你的书有什么不同?

周立波:这么说吧,跟其它关于上海方言的书相比,我并没有往学术方面去深究,我的书仅仅是为了好玩而好玩,为了流传而流传,纯粹属于娱乐大众那种。

 

提问:听说你最近婉拒了春晚的邀请,为什么?上春晚会给你的“海派清口”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你会不会后悔拒绝春晚?

周立波:嗯,这次我面子大了,春晚的总导演、总策划、语言类节目总导演和我谈了4个小时。但因为实在没有档期,我只好谢绝了。

我不会对此后悔。不是每一滴水都有必要融入大海,我就做一滴黄浦江里的水,挺好。我不认为上春晚的就是艺术家,不上春晚就不是艺术家,况且我已经过了要证明自己价值的年龄。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不在乎春晚,春晚愿意邀请我,当然是一个很高的荣誉,只是因为技术原因,实在不能成行。

 

提问:有一种质疑说,你多年的积累已经在《笑侃三十年》和《笑侃大上海》里挥霍得差不多了,以后在素材来源方面会有困难?

周立波:我不觉得自己在创作方面有任何瓶颈。我的“海派清口”是基于时事、历史和文化来创作的,可以说,只要有“时事”,就会有“海派清口”。这个月底我就要推出《我为财狂》了,加上之前的《笑侃三十年》、《笑侃大上海》,一年之内我做出了7个小时的语言类节目,这种事情也只有我的海派清口能够做到。

 

提问:很多人认为,你的成功得益于“豁边”(出格),得益于对时事政治分寸拿捏精准,你自己怎么看?你如何把握火候?

周立波:我是在谈时事,并不触及政治,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对时事感兴趣,至多不过时事之中有政治而已。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接到任何来自外部的压力。

至于分寸和火候,我的看法是,调侃和讽刺有别。前者完全是善意,后者可能有尖刻。总的说来,我作品的内核都是很严肃的。观众笑起来,对我来说太简单了,要他们笑就可以马上让他们笑,但是我希望他们在笑声中承载一种反思。人是需要反思的。我希望在商业里面有自己的主观愿望,我是纯市场的,但是我不想把它搞成闹剧。

 

提问:你会像赵本山、郭德纲那样收徒弟来进一步发扬、传承你的“海派清口”么?

周立波:基本上我这辈子是不会收什么徒弟的了,我很反感磕头烧香的那套。我觉得,“传承”这种事情吧,只要社会有需要,自然就会有接棒人,而不是你想“传承”就可以“传”得了的。我想,将来除了我之外,如果还有人说“海派清口”的话,那也不会是我的徒弟,而是我的朋友,有自己的经历、经验的那种,比如,哪天郭广昌觉得做生意太累了,说不定就想来说“海派清口”了,哪天刘翔觉得跨栏跨累了,也有可能就来了。

 

提问:说起海派文化,前一阵关于上海禁止穿睡衣出门的事情很热门,你怎么看上海人穿睡衣出门的这种“文化”?周立波:我知道禁止穿睡衣出门的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我的看法是,这个事情应该因势利导。譬如,你能接受随地大小便么?不能吧,那么就也不应该穿睡衣出门。我觉得穿睡衣出门跟随地大小便一样,属于同一个级别的不文明行为,个人认为,睡衣穿到家门口就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