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事新编 之 屈原之死(一)  

2006-12-30 10:59:45|  分类: 胡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碰见屈原是在一个傍晚,不知道哪一年哪一天的傍晚。

 

那天下着蒙蒙的细雨,我坐在街角一隅,怔怔的看着雨水无声地滴落,细长的夹竹桃叶子宛如无数流泪的眼睛。一只红蜻蜓飞过来。硕大无朋的红蜻蜓忽然折断了身体,血喷涌而出。我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不真实。我无端地觉得自己宛如一个立在无边的飘零的枯叶之中的伶仃之人。然后我居然就看见一个戴着高高的帽子、穿着很宽很大的白袍,身上还挂着长长的很古的佩剑的人。我想他的整个装束都透着那么点古怪,是那种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会看到的形象。我没有太过诧异,这年头,古里古怪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接下去的事情却不能不让我惊奇了,因为我居然看见那个人在用他的头颅拼命地撞击街边的花坛。

你在干什么?我很奇怪地问他。

那个人却不理我,依然在用他的脑袋不停地撞击着那些用来装点城市街道的花花草草,帽子都歪了。

喂,你是谁啊?我更大声地问他。

你问我吗?他停了一下,说,我是屈原。

故事新编 之 屈原之死(一)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屈原?我怔了一下,然后就想起来这个人的装束果然很像从前我在书上读到的关于那个几千年前的屈原“峨冠博带”的形象,连他脸上那种郁郁不得志的幽愤神情都跟书上描写的惟妙惟肖,以至于我怎么都不能不把他当作是真的屈原而不是一个在演电视剧的演员。可是我清楚地知道屈原是生活在距离我这个时代好几千年的时代的人物,他怎么可能出现在我的眼前呢?

 

他还在撞着。

喂?你是屈原?真的还是假的?我觉得我是完全有理由这么问的。

但是我有些疑惑的口气似乎竟激怒了那个人。他倏然停止了他撞击的动作,抬起脸来很愤然地对我说,真的还是假的?你原来还懂得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吗?

可是,可是……我嗫嚅着,心里居然就有些发虚,觉得他不定真的就是屈原。问题在于,如果他是屈原,那么我呢?我是谁?

可是?什么可是?那个人的口气似乎更加愤怒,仿佛世界之大莫不与之有刻骨铭心之仇似的。当整个世界早就走上了歧路,把不折不扣的谎言当作真实,并要求别人也同样说谎的时候,你们怎么还能分得清真假?

我的意识像一条从昏睡中被惊醒的猎犬一样竖起了耳朵。

我向屈原望去,发现他低垂着眼帘,他的目光散淡而迷茫。

 

忽然听到一阵喧哗,那种雪日来临之前只有老树上瑟瑟欲飘的败叶才可能感知的喧哗。我循着声音望去,所看到的东西惊奇得我的眼镜都险些从鼻子上掉下来。

我看到的是一片富丽堂皇蜿蜒繁复的建筑物,门栏窗格,都是细雕花样朱粉涂饰,下面白石台阶,凿成异草花样,两边飞楼插空,石蹬穿云:完全就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能看到的,而聚集在那宫殿式的建筑物前的人居然也都是那种大袖飘飘、须发飞扬的古装电视剧式人物,他们在喋喋不休的议论着什么,我都不大听得懂。其中有一个人,眉如远山,很是抢眼,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里应该是我蜗居的大小不过十几个平方的地方的。

在很深很深的夜里,窗外的天空很黑很深,夜风里有熏然的睡意,我常常光着脚坐在劣质藤椅上,泡一杯浓黑的咖啡,叼一根普通“555”,面对着空白的电脑屏幕,然后在寂静的空气里,听着自己的手指敲击着键盘的声音。女友流着眼泪告诉我说她最爱的其实是我,但她终究是一个物质的人,所以她还是决定要嫁一个更能满足她对生活的梦想的男人的那个夜晚,我关掉了所有的灯,在黑暗中把自己尽可能小地缩在墙角或者床角,摸着自己冰冷的脚趾,在CD机里放了一张ENIGMA,很慢很细致地咀嚼。我的年轻的欢乐忧伤激愤患得患失,墙上的每一块砖头想来都该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的吧?

可是,怎么的,那里就成了眼前那种分明是几千年前的建筑物了呢?

 

三闾大夫回来啦。就在我还兀自疑惑时,我就听到了这样的欢呼。然后我就看见一个十分熟悉的戴高帽、着白袍、佩长剑的人出现在那群人中间,被那群人众星拱月似地拥着。

三闾大夫此次出使秦国,不畏强暴,智斗秦王,应裕挥洒自如,为我们楚国赢得了荣耀。大夫真是我们楚国的脊梁啊。那个眉如远山的人说。他的口气十分热情,语中也全是称颂之辞。

上官大夫过誉了。我也不过不辱使命罢了。

大夫又何必自谦?如今普天之下何人不知大夫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内议国事出号令,外遇宾客对诸侯,真真就是我们楚国的无冕之王了呢。那个被称作上官大夫的人微笑着说。

此言甫出,众人都不禁变色,连我都听出了他的不怀好意来了。

那个三闾大夫当然也很不快。他抬起头来看了那个上官大夫一眼,眼中似有愤然的神色。

我惊奇地发现那个人除了看上去比我身边这个屈原年轻一些,眉眼殊少幽怨茫然之意外,几乎就是同一个人。我惊讶地朝身边的屈原望去。

那个人就是从前的我。屈原在我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就一动不动了。他的脸上甚至也没了任何表情。

天色不失时机地暗了下来。屈原的身影隐在暗中,朦朦胧胧的。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