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不想成为“罪人”的白先勇  

2007-06-07 22:38:27|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留意,就会发现,从5月份至今,空气里一直都有昆曲的味道。

先是白先勇导演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在北京进行了第100场纪念演出;随后,浙江省昆剧团的厅堂版《牡丹亭》开始在比故宫还“年长”10岁的遗址剧场——北京皇家粮仓长期驻演;5月29日,上海昆剧团历时3年打造的全本《长生殿》,又开始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上演,这也是该剧问世300年第一次在现代舞台上全貌呈现……

 

一手“导演”了青春版《牡丹亭》奇迹的著名作家白先勇,日前公开表示说,“如果在我们这一代手上,昆曲消失了,我觉得我们就是历史罪人,等于说把我们的宋朝的瓷器摔坏了,等于是把我们的青铜器丢掉了,一样的。”他说,目前,昆曲的依然处于濒临灭绝的处境,但只要有更多的人出来做“挽救”昆曲这件事,从现在就开始做,那么就一切都来得及。

不想成为“罪人”的白先勇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昆曲就是一个很美的东西”

白先勇的父亲是国民党高级将领的白崇禧,母亲马佩璋出生于一个广西富商家庭,优裕的家庭出身使得白先勇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接触到了昆曲,昆曲艺术后来也成了其文学创作的养分,电影《游园惊梦》就是根据其创作的小说为脚本的。白先勇回忆说,他不到十岁的时候,就随家人去上海美琪大戏院听过梅兰芳的《游园惊梦》。“小时候并不懂戏,可是《游园》的那出《皂罗袍》那一段婉丽妩媚、一唱三叹的曲调,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很多年以后,就像唱碟般,时常在我的脑海中转啊转。好象是烙进去一般。”白先勇这样形容。

眼见曾经作为“国剧”的昆曲,由于战乱、“文革”、缺乏年轻演员承袭衣钵等原因日渐没落之后白先勇忧心忡忡,从一个戏迷开始走向了改编昆曲、推广昆曲的道路。“2001年5月1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首批‘人类口述非物质遗产’一共19项,昆曲名列第一,超过了日本能剧、印度梵剧。这坚定了我的信心和眼光。中国有最好的艺术,我们怎么能不悉心保存和大力推广呢?我以作家的身份来宣传昆剧,就是想以个人的力量,来吸引媒体来关注昆剧。”

于是,长年定居美国加州的白先勇,有了回国排新版昆剧推广昆曲的想法;一年半的时间,往返于美国加州、苏州、台湾、香港十多趟,联系各方面的力量,终于排出一场青春版的《牡丹亭》,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时至今日,白先勇已经带领他的青春版《牡丹亭》剧组演出了一百场,几乎是场场爆满,直接观众达到了15万人。白先勇在谈及青春版《牡丹亭》的火爆程度时也表示“多少出意料之外”,他强调说,这个事情说明,昆曲本来就是一个很美的东西,只要用心去做,就一切都有可能。

不想成为“罪人”的白先勇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昆曲应该有自己的规格和身份

有一种声音认为,昆曲作为一个古老的剧种,就像物种一样,消亡也是一种自然规律。白先勇对这种说法相当反感,他说,希腊悲剧到今天还没有消亡呢,他们都有几千年了,昆曲才600年而已。希腊悲剧今天还在演,就是因为其有艺术的价值,昆曲也是因为有很高的价值,所以才会存活到今天的。他认为,传统戏曲会消亡这个观点太悲观了,“传统戏曲不会消亡,到它很危机的时候,一定会有人起来振兴和改革它。像梅兰芳、程砚秋先生他们就是改革家,通过他们的改革,京剧才像现在这样发扬光大。对于昆曲,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祝福它新的生命,把它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

对于昆曲已经很难被功利、浮躁的社会所接受的质疑,白先勇表示说,在如今这样一个浮动的社会,年轻人尤其有一种内心的渴望,渴望优雅精致的文化,而昆曲这种精致的剧种以歌和舞的形式表达出来,就可以让他们感受到那种优雅。很多大学生看过青春版《牡丹亭》之后,常常说的一个字就是“美”,这说明,现在年轻人是看得到美的东西也懂得欣赏的。

白先勇说,每个国家、每个民族对他们的文化精髓、经典,都应该有一种保护意识,因为一个民族能够表现它的身份、表现它的认同,是最重要的。像日本,拿出来最骄傲的是“能剧”,所以政府就全力保护能剧、能剧的演员,非常高规格的保护他们,不光是衣食酬劳要高于其他的人,而且他们的演出欢聚都给予最高的规格,他们的国宴都是演能剧的,日本全国人去看能剧的时候,不是去看戏,而是参加一种文化仪式。昆曲也应该这样,有它的规格、有它的身份。

 

背景: 

发源于元末明初的昆曲艺术,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是世界范围内最古老的剧种之一,也是中国戏曲艺术的瑰宝,被盛赞为“百戏之祖”,其百转千回的唱腔、典雅清丽的词曲,一度备受追求生活情趣、闲适空灵的文人、士大夫追捧。但上世纪80年代以后,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由于其过于文雅的唱词和陈旧的故事丧失了时代感,娱乐功能单薄,逐步远离了人们的审美趋向,昆曲几成“广陵散”。各昆曲院团基本上依靠国家拨款才得以勉强生存,以至于昆曲被戏称为“困曲”。

直到2001年5月18日,昆曲登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并公布的“世界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之后,沉寂已久的昆曲才终于又慢慢进入了大众的视野。那次评选中,参会的170多个国家驻联合国大使在观看了昆曲的演出后,不约而同地纷纷鼓掌起立,并在其后的公投选举中给予了全票通过。此后,我国政府开展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系列保护工程,其中包括自2005年至2009年五年内用5000万元来抢救昆曲剧目、培养昆曲新人和扶持各昆曲院团,昆曲开始重新焕发生机。

2004年2月17日,苏州昆剧团的27折《长生殿》在台湾巡演,受到狂热追捧,从500元台币到2500元台币的戏票半个月前就售罄,每天都有市民手持“本人求购《长生殿》戏票”的纸牌,痴痴地守候在剧场外等待退票。2007年5月11日,著名作家白先勇总制作的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在北京进行第一百场纪念演出,能够容纳2700多名观众的北京展览馆剧场内座无虚席,甚至有观众评价其为“一生中所看过的最伟大的一次演出”。5月29日,即将在上海登场的全本《长生殿》,无疑将再次掀起一场昆曲“旋风”。

但是,一、两部戏挽救一个剧种的传奇,在今天已经不会再上演,一、两部戏受到热捧,也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昆曲目前所处的边缘化处境。当昆曲被联合国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时,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就曾就此表示说,这是“一件喜忧参半的事”,喜的是,昆曲越来越被世界所瞩目,忧的是,列入“遗产”实际上意味着,昆曲处境艰难,濒临灭绝。

昆曲界有关专家指出,导致昆曲衰落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其自身特质本来就“曲高和寡”,而且现在是“全民娱乐”的年代,人们的兴趣点分散在各类大众娱乐上,让昆曲这个几百年前流行的剧种再次占据大众的文化视野,本身就是很难的;另一方面,几十年来昆曲的舞台上一直都是《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这些“老戏”,自然不能对观众构成足够的吸引力,昆曲剧本创作人才、新作品严重缺乏。类似青春版《牡丹亭》的昆曲青春化做法,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但如果各剧团都套用这个“青春”模式,观众同样会产生审美疲劳。

作为“遗产”的昆曲,要真正走出困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