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荒诞“牛人”齐泽克  

2007-06-17 20:15:38|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泽克来了!

作为西方学术界炙手可热的领军人物,齐泽克绝对堪称“大腕”。到底是多大的腕呢?据说,他集思想家,黑格尔、拉康理论阐释者,通俗文化分析家,政治批评家,马克思主义捍卫者,学术明星,阿根廷美艳名模的丈夫等诸多身份于一身,被评价为“发出了一种不平常的声音”,是“欧洲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享受到了在世哲学家少有的荣誉。

据说,对于稍微熟稔当代西方思潮的国内学者来说,能亲眼见到他也许是毕生的荣幸;据说,国内学术界曾多次邀请他来华进行学术交流,都未果。不过,2007年6月,他到底还是第一次来到了中国。

荒诞“牛人”齐泽克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出面邀请齐泽克的南京大学副校长张异宾称,其实以前国内学术界对齐泽克“耍大牌”、“要价高”的说法是一种误解,“他要求来回坐头等舱,是因为他患有糖尿病,一直需要打胰岛素,这次来华,齐泽克也从没有谈报酬。齐泽克是个非常认真的学者,他很在意、也会判断对方是否真的读过自己的书,然而目前网上能搜索到关于齐泽克的信息中,大部分是在举他的黄色笑话,而目前国内虽然已出版过11本关于齐泽克的书,但学术界对他的了解依然只停留在表面上、口头上。齐泽克来华是希望能与中国研究拉康的人有真正的接触。”

 

第一次来到中国的齐泽克以前对中国没什么好感。他说,他在没来中国之前就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的,不甚喜欢,而来了之后发现,中国也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有高楼、有古典的具有东方特色的建筑,有街边的大排档。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立刻喜欢上了这里。

让齐泽克喜欢上中国的一个理由是,中国的DVD品种非常多。“我比较关注日常细节的东西,在南京,我发现那里的DVD品种多得让人眼花缭乱,这是我在其他国家从没有遇见过的。”这个从小就对希区柯克着迷、对“现代主义大师”阿伦·雷奈的作品《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痴迷的人,在成年之后已经将自己对电影的兴趣转变为哲学,但他仍然是当今最为“学术”、收藏DVD碟片极丰的大师级影评家,他的影评给人一种华美绚丽、且集合多种元素为一体的感觉,自提点《黑客帝国》以来,他就在好莱坞备受追捧,很多大导演都希望影片能被齐泽克点评一番,但齐泽克说,写影评现在已经成为一件他非常厌恶的事情,他实在不太喜欢为那些浮浅影片做评述。

齐泽克说,他不喜欢去一些宏大的纪念地,如北京的长城,有人说,坐卫星在太空上看地球,可以看到长城,他准备那个时候去看看。如果下一次再来中国,他希望能够带上自己的妻子去一些比较疯狂的地方,如戈壁滩等地。作为阿根廷名模的丈夫,经常有人开玩笑说,他和妻子走在一起,就好比美女和野兽,齐泽克对此非常生气的回答说,“你们不可以称呼我的太太为‘野兽’”。

 

据说,以天马行空式的说话风格而著称的齐泽克,学术演说时也是旁征博引,极富表演性和煽动性,擅长将心理分析、政治和黄色笑话融为一体,因此,他在西方大学校园里的演讲每每都盛况空前。

但他在中国所进行的几次学术演讲,遭遇到的境况却不那么乐观。首先是,齐泽克的斯洛文尼亚英语异乎寻常的难懂,如果不是伊力诺依大学来了一位华裔学者全程充当翻译,恐怕所有听众都要陷入“鸭子听雷”的尴尬;其次是,拉康的理论原本就已经是千夫所指的晦涩,齐泽克对他加以诠释和阐发后似乎也没有变得更加好懂,张异宾算是国内学术界研究西方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领军人物之一,但他也坦承齐泽克的书他读了四遍才看懂齐泽克想说啥,比读黑格尔还难。上海学者王晓渔也评价说,要接近齐泽克需要经过“三重门”,第一重门是翻译之门,齐泽克非常讲究写作文体,这种文章通常在母语中非常迷人,翻译之后却极为晦涩;第二重门是精神分析之门,齐泽克是拉康传统的重要接班人,满纸都是相关术语;第三重门是经验之门,仅有理论储备是不够的,必须要像齐泽克一样拥有电影、可口可乐、新闻报纸等等的贴身体验。能达到如此要求的听众,自然不多。所以,齐泽克在中国的几场演讲常常都是,一开场时还有不少带着DV、数码相机慕名而来的“追星者”,但到最后听众总是寥寥无几。

 

比较起来,还是“齐泽克”式的电影解读更吸引人一些。譬如,他对《泰坦尼克号》的解读,彻底打破了大家对这部耳熟能详的影片的原有认识,几乎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泰坦尼克号》在所有人看来都似乎仅仅只是一部爱情或者灾难大片,但在齐泽克看来却不尽然,他从中看到了传统保守派们看不到的意识形态。在船上的水手发现冰山的前一刻,影片展现的是两个刚刚经过激情的年轻人,Rose对Jack说要离开未婚夫、跟随他,随后便是可怕冰山的出现。传统的影评家认为,这是典型的好莱坞桥段:两人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一个是拥有未婚夫的年轻女子的出轨,一个是两个不同阶级的结合,这两点都是不允许的,因此出现了自然的灾难。但齐泽克的解读却是:灾难确实破坏了永恒的爱情,不过如果没有沉船、没有冰山,船抵达纽约,两个月后这对恋人也会被世俗的生活拆散,悲剧注定不可避免。爱情是脆弱的,自然灾难的到来反而让爱情获得了永恒。

影片最后,躺在木板上的Rose因为答应Jack要好好活下去,在救援队抵达时,Rose放开了已没有知觉的Jack,看着他沉向大海。齐泽克表示,Rose在对救援队说“comeback”,实际上是在对Jack说“goaway”。作为一个富家女孩,Rose在那一时刻深层次里已经感受到了危机,那一刻她已经不再需要Jack。“Rose在遇到Jack的时候,Jack带给她的是一种对她身份的认同,在三等舱内穷人们的自我娱乐让Rose恢复了活力。这是一种上层阶级从下层阶级那里吸取活力的表现,一旦不需要了,便放开了手。”齐泽克说,Jack在离开前,对Rose说“你要生活下去”,这是牧师对子民的说教,而不是对爱人要说的话。

齐泽克解读《泰坦尼克号》得出的结论是:爱情很矛盾,真爱一旦发生了也不需要论证。但是,在人的一生里,爱情并不具有主体性。在对爱情向往的年龄段里,应当与喜欢的人有相同嗜好,这样才可以共同交流。

 

有人说,如果说德里达的魅力源于他那令人陶醉的艰深理论,福柯的魅力源于他在性问题上的执着,那么齐泽克的魅力则源于他尽人皆知的荒诞不经。不过,与其他学术明星们所不同的是,齐泽克没有一个门徒,也不存在什么齐泽克学派。齐泽克著作的特色之一就是,他甚至把自己的批判方法应用于自己批判研究的结果。齐泽克的好友,芝加哥大学的埃里克·桑特纳说:“他摆出的一个基本姿势就是:先提出一个问题,或者展示一个文本,之后做出你期待已久的解读,再后他会说,‘我倾向于认为,结论与此截然相反。’”

齐泽克从不放过任何社会现象或自然现象,并统统将其理论化。比如,他注意到人们在进入电梯之后,喜欢不停地按关门键,但关门键并不能加快关门的速度,只是乘客自己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的行为富有成效而已。齐泽克把上当受骗的按关门钮的人与西方自由民主社会中无助的公民相提并论,这些公民觉得自己通过投票参与了政治进程,但是因为两个政党已经在基本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这些公民实际上并没有任何选择可言。齐泽克喜爱的论证方式是悖论,喜爱的表述方式是杂耍演员般的大话连篇,但这些都是以虔诚信仰的外表维系着的。

齐泽克研究的是晦涩的理论和哲学问题,但这并不表明齐泽克只能晦涩地展现给世人一团令人迷惑的专业名词。许多令人几乎无法理解的概念一经他的指点,立即使人豁然开朗,迷惑顿消,他是—个可遇不可求的“旷世鬼才”。齐泽克能在谈话中轻盈地从心理分析跳跃到政治,再轻盈地跳跃到黄色笑话,甚至迷失方向。他的分析结果总会让人大吃一惊,甚至让人觉得荒诞不经。这也许就是他刻意追求的效果。而这一时刻的齐泽克也常常都是最令人动情的,因为他终于抛开了枯燥的哲学理论露出了哲学理论的另外一副面孔,“近距离的,揭示着人性中的缺陷,却又让缺陷闪耀着丰沛的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