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配音艺术渐成“广陵散”?  

2007-08-21 08:55:07|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秀、李梓、童自荣、曹雷、乔榛、丁建华……这一串名字,对于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来说,可能已经显得有点陌生。但是,曾几何时,整整一代人都曾经被他们在银幕背后的声音深深打动过。《佐罗》、《简·爱》、《茜茜公主》、《虎口脱险》……这些经典的影片和影片中的经典对白,至今还让很多人记忆犹新、回味悠长。

配音艺术渐成“广陵散”?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配音:曾经的艺术盛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一天,我们全宿舍的人围着仅有的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很多西方的少女、王子的声音,就这样传到了东方的大学生破败拥挤的宿舍里。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痴迷,为那些极富魅力的声音。”知名文化评论家张闳用这样的文字记录下了那场属于“配音”的艺术盛宴。

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国内文盲多,既听不懂外语,也看不懂字幕,于是便出现了对口型把它翻译成为说中国话的影片,是为“译制片”。但是,如果把译制片仅仅理解成就是让电影里的人物说上中国话,那就错了,实际上,从根本上来说,译制片里的配音是一种用声音塑造人物的艺术。而在译制片和配音艺术应运而生以后的那十年中,很多年轻人几乎每天都会打开收音机,收听“电影录音剪辑”节目。从《王子复仇记》到《悲惨世界》,从《尼罗河上的惨案》再到《叶塞妮娅》……一长串的经典电影片断,几乎成了那个时代所有年轻人的精神食粮。

在张闳看来,经过配音的西方电影,间接地提供了人们对西方语言文化的想象,从而构建起了一代人想象中的西方的声音世界。长期以来被妖魔化了的西方形象,也因此顷刻间被彻底颠覆。而那些始终充斥于人们听觉当中的生硬、刻板和一体化的国家主义巨大的声音“城堡”,也开始发生裂变。大段大段地背诵电影台词,是那个时代的文娱生活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节目。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个年代的配音,绝对是一场艺术的盛宴。

配音艺术渐成“广陵散”?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痴迷”成就一代配音艺术家

拥有一种声音,就拥有了一种生活。据说,那个时候,如果谁在大段背诵电影台词时能够将诸如邱岳峰、刘广宁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立即就会得到周围人的一致崇敬。因为那些声音已经能够完全独立于电影本身而存在,它们与不同类型的角色相对应,成为那些人物形象的特殊代码,人们借助于这些声音代码,几乎就能够理解和想象角色的性格和剧情所表达的意义。

因为给《佐罗》配音而至今仍被很多人视为“佐罗”的童自荣,后来在回忆自己何以会成为一个配音演员时说,自己就是从小看译制片而迷上配音演员的配音艺术的,“那个时候一看到那些配音演员们的名字就很激动,血液沸腾,所以一直就梦想要做一个配音演员,这个梦一做就做了十二年。”他说,实际上也正是因为有这份痴迷,后来他才能一直坚持下去,不会因为碰到失败和挫折就动摇。他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参与了一千多部电影、电视剧的配音工作。虽然现在已经退休了,但童自荣说他仍然愿意接受配音艺术上的“挑战”,比如说,他的音域一直不太适合去配一些老奸巨猾之类的角色,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就非常想试试给西门庆配音。

另一个迄今为止已经给一千多个人物配过音的艺术家曹雷则说,自己其实一开始是想做舞台演员、到台前去表演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参加演讲比赛,她演讲的题目就叫做《我要当一个演员》。后来因为“文革”,“演员梦”就被耽搁了下来,转而去写剧本、下农村,中间甚至还跟过赤脚医生一阵子,然后又生了一场重病,感觉上不能再做什么别的工作了,才去做了配音工作。但做了以后,感情就倾注在上面了,后来虽然有机会再回舞台也没有回去。她开玩笑说,“感觉自己这辈子说别人的话比说自己的话还多。”

 配音艺术渐成“广陵散”?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配音艺术:像雾气一样迅速消散?

对配音艺术的痴迷成就了一大批的配音艺术家,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天空里群星闪耀,这些配音演员没有说过一句“外国话”,但他们用再标准不过的汉语向观众、听众们描绘了当时还颇具神秘感的西方世界,讲述了无数悲欢离合的人生故事,留下了最值得收藏的经典声音。像毕克在《海狼》中为著名影响格里高利·派克饰演的巴格上校配音后,连格里高利·派克听了都赞誉有加,当年的配音艺术又多么辉煌,可以想见。
不过,随着时光的流逝,当越来越多的进口大片进入中国,当老一代的配音演员逐渐隐退,译制片的鼎盛时期也悄然结束。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开始,配音这一行业就迅速走向了萎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更多的选择原版片而不是译制片,到电影院看电影时甚至拒绝选择看用汉语配过音的进口大片。

很多年轻人在解释自己何以拒绝译制片时都表示说,“因为现在很多片子的配音实在配得太差了。”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当年《黑客帝国:重装上阵》引入国内时,请了李亚鹏为基诺·里维斯配音,结果,大多数人尤其是网民和年轻人,都毫不吝惜地把臭鸡蛋和烂番茄扔给了他,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绝对无法容忍又酷又帅的基诺·里维斯,居然会像李亚鹏那么说话。”

有一种说法认为,导致现在的译制片“功力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绝大多数的引进大片为了防止盗版,都尽可能地缩短配音时间,许多影片留给配音演员的仅仅只有两三天时间,这和当年尚华老师“一句台词录八个班”、“慢工出细活”的工作节奏,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张闳则认为,导致译制片和配音艺术从鼎盛走向衰退的原因在于,随着西方原版片的大量引进和国家开放程度的提高,人们得以更多的机会与西方文化直接接触,由于想象的间距的逐渐消失,抽象的西方声音符码的象征性也已经不复存在。所以,“由配音所构建起来的虚拟的声音世界及其所映射出来的西方幻象,就迅速像雾气一样消散在新时代的喧哗与骚动中了。”

配音艺术渐成“广陵散”?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配音界需要找“音探”来挖掘人才

那么,曾经辉煌一时的配音艺术,会不会就像“广陵散”一样逐渐就成了“绝唱”呢?上海电影译制厂副厂长、配音演员刘风说,有批评和挑剔恰恰说明配音艺术依然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说明配音艺术的“根”依然还在。曹雷也表示说,现在的很多片子,翻译得一塌糊涂乃至完全不知所云,看原版并非是那么容易的。所在还是有很多厂家陆续把片子拿到上海电影译制厂里加工,目的就是希望“正规军”能把片子的翻译、配音做好。从这个意义上说,配音作为一种特殊艺术,是应该继续走下去的。

童自荣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表示说,他在退休前有一次接受采访时,有人建议他退休以后要考虑多带出几个“小童自荣”来,当时他是否定的,他还是想继续为大家塑造一、两个像佐罗那样经典的角色。但退休以后经过一两年的思考,发现那个想法是错误的。对于现在的配音行业来说,再塑造一、两个角色其实是很次要的事情,最主要的事情应该是重建一个配音队伍,一个既精通外文、文笔又非常好、声音还要有魅力的队伍。建立这样一支队伍需要做很多的工作,比如上海电影译制厂可以考虑跟上海戏剧学院联合办一个配音学校,来不断培育新一代的年轻人才。

曹雷对童自荣的说法持肯定态度,她说她也认为,配音艺术要想继续走下去,最重要的就是培养接班人,不是培养几个人就可以了,而是要有比较长远的打算,能一茬一茬的培养出人才。因为时间会一年一年过去,十年以后,以前那些清纯的声音气质都有了变化了,下面必须有人接班。她说,别说是观众了,她作为译制导演,也喜欢不断用不同的配音演员,不希望老是一个声音。但现在国内的配音界明显处于老演员都渐渐退了而年轻的演员还没能完全顶上来的状态,在这种形式下确实需要接纳大批新的人才进来。国外通常用“星探”来挖掘明星,配音界需要找“音探”来挖掘配音人才。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