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对话安妮宝贝:能给人以安慰和幸福的就是好的爱情  

2007-09-09 09:41:20|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一个平静的心情很容易会被击得粉碎,为之奉献的事情很轻易会受到质疑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安妮宝贝,成了都市里很多人为之沉溺乃至为之疯狂的名字。

对很多人来说,安妮宝贝式的忧郁,安妮宝贝式的沉默,安妮宝贝式的麻布长裙,似乎就是他们所有人心目的“另一面”。甚至有一种说法认为,安妮宝贝是女性作家写小说的“三个顶峰”之一:第一个是张爱玲,那个演尽末世繁华的女子;第二个是王安忆,那个纤细而精致的女子;最后一个就是安妮宝贝。

9月9日,继《莲花》售出60万册之后,安妮宝贝随笔集《素年锦时》出版,起印40万册。对于这本新书,安妮宝贝表示说,以前她从未这样客观而平淡地谈论过一些真实的人与事,包括身世、童年、南方、世相等等,她把这本书看作是一次清谈,一个人对自己的清谈。

 

对话安妮宝贝:能给人以安慰和幸福的就是好的爱情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新书有时光流转般的基调”

 

刘放:新书取名为《素年锦时》,好象有点拗口,为什么取这样一个书名?

安妮宝贝:我把这本新书看作是一个人对自己的清谈。我在书里,谈论了身世,家庭,童年,回忆中消失的南方,流失,生命的客观性,剥离回忆的黑暗和光亮之处,将之呈现在多年新旧读者的面前。书中另一部分内容,讨论写作和作品,涉及天分,交际,孤立,圈子,争议,价值观,读书,世相,人情,个人态度……等等。整本书的结构,是以冬秋夏春来分章的,每个章节都有各自主题,集中讨论和描写特定的话题及细节。整本书有时光流转般的基调,平和朴素,时时流动,每一个瞬间又是花团锦簇的。所以这样来起名。

 

刘放:这本新书的出版时间距离上一本长篇小说《莲花》的出版时间并没有多久,是不是写得挺顺畅的,没有碰到类似于写不下去了或者在某个夜晚忽然一点都不想写了的那种感觉?

安妮宝贝:对,这本书写的时间不是很长,当然前期已经构思和准备了很长的时间。在写的过程中没有遇见任何困难。

 

刘放:跟以前的作品相比,在这本书在写作上有没有什么变化?而什么又是一以贯之一直没有发生变化的?

安妮宝贝:每一个写作者写一本新书的时候,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和态度都是有发掘和更新的。因为书写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作者自我思省和总结的过程。这样他才有更广阔更深邃的内心天地交付给自己与读者。不会变化的是一个写作者属于他自己的审美,情趣,思考力,感受力,情感思绪……这些种种形成他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书写风格,还有他的文字。也许总是被模仿,但却不能被替换。

 

“写作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刘放:你刚才说到新书里有“时光流转般的基调”,你的写作生涯好像爷已经有10年了,能不能讲一讲怎么走上专业作家道路的经历?

安妮宝贝:我是1998年开始写作的。有读者喜欢,很多人读,自然就一直地写下去了。我不喜欢做刻意的事情。一个人做一件事情需要某种使命感,需要一种无名的力量来推动和支持。也许写作就是我应该做的一件事情,所以做起来从没有困难或费劲的感觉。我不做任何与自己不相符合会觉得吃力的事情。

 

刘放:很好奇,“安妮宝贝”这个笔名是怎么来的?

安妮宝贝: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持续地出版作品,只是以文字为兴趣,这个名字就是一个很随意很无所谓的代号。后来想改会有些难度,因为读者已经习惯了它。究其本质上,名字也不代表什么。一个朋友曾对我说过,以一个顽童式的名字,写出气质截然不同的有力的内容,才是一个作者的力量所在。别人会一开始先入为主,以名字做主观判断,这无可非议。但只有作品的本身,才能告诉你这个作者在写些什么。

 

“作品的核心始终是作者所保有的秘密”

 

刘放:你自己觉得自己的作品为什么会受到欢迎?如何看待和评价自己迄今为止出版的作品?

安妮宝贝:我的读者群,年龄和身份跨度很大,交错很混杂。我想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都在我的作品里各取所需。他们获取自己所需要的那一个层面,只取那一瓢饮。所以这也导致不同的人对同一个作品有不同的解读和感受。这很自然。纷扰的想法和理解都会被时间沉淀,作品本身的核心始终是作者所保有的秘密。它不管是小众还是畅销,这个核心都是明亮的,洁净的,端庄的。我也一直很习惯读者在小说中猜测和想象一切。那是属于他们的空间。他们可以把自己放在我的小说里面对号入座,比如《莲花》中的内河,良生,善生,都是如此。他们也是因此而获得沟通和共鸣。我想他们遇见一个以真诚朴素的态度写作的作者,与之产生内心和情感的联系,这是很难得的邂逅,所以会一直持续地阅读。

 

刘放:我一度觉得,喜欢安妮宝贝的读者中,男人应该比女人多,安妮宝贝的文字吸引男人的道理,大抵类似于一个孤高清绝的女人通常都比一个艳压群芳的女人更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但我的这个说法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他们认为,安妮宝贝的文字在性别定位上注定只能以女子为阅读主体,“如果男人都喜欢安妮宝贝的文字,那这个世界基本上就完了。”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安妮宝贝:没有那么绝对。我的读者群里男性很多。给我写信的读者里,有大部分都是男性。我在书店里,也会看到男子在翻阅我的书。他们未必不是阅读的主体。我的作品并非只写给女子看的,不是女性文学。它讨论的是整体的人的内心世界,讨论人对生命对情感对时间对自我的认识与理解,这个范围很广阔。不分性别,也不分年龄。不可能采取这种狭隘的分类。

 

刘放:到目前为止,对安妮宝贝文字的批评意见概括起来大致就是两种,一是“阴郁”,二是“重复”,怎么看待这两种批评?

答:没有什么想法。我没有时间来顾虑别人对我所做过的任何评价,那与我没有关系。

 

“我书里的人物一直有孤僻倾向”

 

刘放:你的作品中的人物似乎大多外表冷漠、内心狂热,隐忍着叛逆的激情,何以会如此塑造人物?跟自身经历有关吗?

安妮宝贝:并非都是如此吧,一个作者写了将近十年的书,不可能只塑造一种类型的人物,人物的内心,会随着创作者的写作经历和内心思考力的积累,更加曲折和有力。但无可否认,我书里的人物一直有孤僻倾向,他们有自我反省的习惯,对这个世界有距离感。他们是一些与大多数人背道而弛的人,因为他们追索真实的事物,不认同幻觉。

作品与作者本身未必一定要有什么联系。所以,以书中人物的性格去猜测作者本身,可以是读者自己的小小乐趣,但不需要去求证。一个作者会过着他自己的生活,与任何人无关。

 

刘放:你好象在某篇文章里说自己“不容易陷入平淡的爱情”,怎么理解这句话?此外,还是很想知道,生活中的安妮宝贝,通常如何安排自己一天的生活?

安妮宝贝:这应该是早期作品里的句子,拿出来做为一个标准说是不够前进的。人都会有一种当时当刻的想法和观点,但它一定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河水的每一个瞬间都是不同的。我现在觉得平淡的爱情挺好的,只要是能给人以安慰和幸福的爱情,不管是平淡的,还是激烈的,都是好的。

至于我的生活安排,通常是随心所欲的,有时平淡度日,有时做些意外特别的事情。写作会占据生活里一部分时间,但肯定不是全部。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