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岑范:为“梦”消得人憔悴  

2008-02-25 11:26:35|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斜土路上有一座名为“玉石公寓”的普通住宅楼,“贾宝玉”的“玉”,“石头记”的“石”,曾执导了轰动海内外的越剧电影《红楼梦》的著名导演岑范,晚年就是租住在这所公寓里走完了自己传奇般的一生。

都说浮生若梦,但很少有人的一生,会像岑范的一生那样梦得纯粹、奇幻、悲苦,衣带渐宽终不悔,为“梦”消得人憔悴。

 

故事还是需要从头说起。

岑范出身名门,他是清朝名将岑毓英的曾侄孙,清末两广总督、“中华民国”护法军政府总裁主席、国民党创始人之一岑春煊的侄孙。尽管祖辈显赫,但岑范自己回忆说,“我从来不靠这些,也没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好处。”1926年,岑范在上海出生时,岑家已经中落,岑范的父亲只是一名俸金微薄的小公务员。岑范到学龄年纪时,甚至因为家境不好而没能按时入学,只能由母亲教他识字读书、进行启蒙教育。但母亲知书达理,又对岑范这个岑家幺儿百般宠爱,少年时候的生活给岑范留下的都是温馨和甜蜜的回忆。

1939年,因为父亲被裁员,岑家举家迁到南京。那时他刚刚十三岁,在一所男子中学读书。一次,高年级和毕业班准备举行联欢晚会,排练《南归》,剧中有一个小女孩角色,由于岑范面目清秀,所以就决定由他来扮演。化妆之后的岑范,形象更加秀美,以至去上男厕所时,许多家长以为他走错了,急得叫起来,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接着,他又主演了李健吾的话剧《这不过是春天》,渐渐声名在外,以至于常有业余剧团邀他去客串表演,在《三千金》中演了风流公子,《楚霸王》中演了傻乎乎的马夫,《家》中演了觉慧。

16岁那年,岑范写了生平第一个电影剧本《手足情深》,并斗胆寄给自己的偶像、著名导演朱石麟,还提出非分要求:希望朱石麟给自己一张签名照。百忙之中的朱石麟竟然给这个异想天开的小毛孩回了信,说:“你诚挚的态度和顽皮的笔调使我对你发生了兴趣。”还邀请岑范去他的拍戏现场看戏。岑范后来回忆那段往事时,连呼自己“幼稚”,不过,就是这个“幼稚”的举动,让他开始了后来漫长的电影寻梦之旅。1946年,应南洋公司邀请,朱石麟要去香港拍《同病不相怜》,希望岑范能作为他的助手同往。那年,岑范20岁。

岑范:为“梦”消得人憔悴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世有伯乐,始有千里马。

岑范在香港待了六年,由于朱石麟的热情扶植,自身刻苦努力,进步很快。六年中他跟随朱石麟拍了十多部影片,有时任执行导演兼演员,大多是担任重要配角,甚至是主角;有时则是编剧兼副导演。这些实践迫使他探索电影创作中的编、导、演这三个重要环节的艺术规律和特性,在具体运用时能融会贯通,全面顾及,由此,他也在编、导、演几方面都突飞猛进。

事业进展的同时,爱情之神也不期然地降临了。岑范自幼就相貌清秀,且身体素质出众,9岁时,尚在读小学四年级的岑范去当时上海田径队训练场地玩,跳远的成绩达到了5米,以致让田径队的教练惊奇地赞赏说,“小弟弟,你以后可以参加世界运动会(奥运会)。”在香港期间,身高1米76的岑范还是篮球好手,曾经与香港职业篮球队南华队、菲律宾国家队等球队交手,在当时的香港篮球界名声赫赫。1951年,时年26岁、风流倜傥的岑范遇到了一个17岁的女孩,她就是日后的著名电影明星夏梦。在香港影迷眼中,夏梦是惟一可与奥黛丽·赫本相比拟的女明星。著名导演李翰祥说:“夏梦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演员,气质不凡,令人沉醉。”著名作家金庸也暗恋过夏梦几年,他说:“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这对堪称天作之合的璧人,因共同主演电影《梦婚记》而结识,在拍戏中相遇相知,萌生了爱情,很快成了难解难分的恋人。他们共同探讨表演艺术,分析角色心理,共同打球、运动、逛大街。垂暮之年后,岑范仍清楚地记得当年与夏梦在一起的幸福场景。他说,有一次,他们到海里游泳,岑范的脚被礁石上的贝壳划破一条大口,夏梦蹲下用淡水给他洗伤口、拿出白手巾给他包扎,血流得太多,把白手巾都染红了……

岑范:为“梦”消得人憔悴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那一年,新中国成立已有一年多,岑范早已决定返回大陆。他把这个决定告诉夏梦,夏梦斩钉截铁地说:“你回我也回!”回内地需办签证,岑范很快从在广州市军管会工作的哥哥处拿到了签证,夏梦请所在的长城电影公司帮办证,却没能办好。岑范只好匆匆告别热恋情人。夏梦也恋恋不舍地说等签证办好,马上回去。然而事情发展却不尽人意。本来,岑范与夏梦是长城公司好不容易才寻到的两根擎天柱。岑范已去,若夏梦再走,公司就危险了。谁都知道,要夏梦不回内地,惟一只能让她断了对岑范的思念。岑范回到北京,和夏梦天各一方,热恋情人成了牛郎织女,夏梦痛断肝肠,天天给岑范发出一封被泪水浸湿的长信,岑范也被相思折磨,同样天天向夏梦发出倾诉衷肠的长信,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的爱情火焰会越烧越旺。遗憾的是,夏梦给岑范寄出的信,岑范全收到了,岑范给夏梦的信,却被人做了手脚,夏梦只字没看到。有人说岑范变心了,有人说岑范抛弃她了。夏梦经历了失望、伤心,到心灰意冷的煎熬。1955年,夏梦有机会回大陆,千方百计找到了岑范。两人在北京北海公园见了面。然而,阴差阳错却使这对热恋情人最终没能携手,夏梦一年前刚刚结婚,两人往后只能作兄妹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岑范始终觉得,天底下夏梦是最好的女子,没人能和她比拟。在后来的50多年里,才华横溢的岑范曾被无数美女爱慕追求过,但他都铁心不动;为防美女纠缠,拍片都带“男保姆”。他难以接受别的女性取代心中那个永远年轻美丽善良聪明的夏梦。岑范说,假如从来没认识夏梦,人生也许会和别人一样。“但认识了夏梦,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我们之间没有谁辜负谁,而且始终保持着兄妹般的纯洁。”他还说,“爱一个人,是要对方好。她现在家庭好子女好,事业好,我觉得非常欣慰,甚至窃喜,幸亏没有拿到通行证,如果那时回到内地,以她的背景,文革浩劫中还不知会遭遇到什么灾难。我又保护不了她。”悲壮、无私,跟岑范导演的电影中那些忠于爱情的人物如出一辙。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1962年,岑范执导了徐玉兰、王文娟主演的越剧电影《红楼梦》,轰动海内外,偌大一个上海,满城尽唱“林妹妹”。影片上映时,人们的月平均工资大约为36元,但依然有无数观众愿意走进电影院,甚至是连看七八遍乃至十几遍。当年全国有36家电影院24小时连续放映这部影片,4年内,全国各地的票房总收入达到2亿多元。一部戏曲电影获得这样的票房,如今来看也令人叹为观止。这部电影后来被誉为“最神奇的票房大片”、“越剧历史上难以跨越的里程碑之作”。“70后”编剧施展说,直到今天,她唱卡拉OK时还经常会吟唱其中的某些唱段,觉得满口余香,听者更是往往欢声雷动。

1983年,岑范执导的《阿Q正传》获得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节“金拐杖奖”,并代表中国电影界第一次参加法国戛纳电影节,岑范也因此成为让戛纳电影节第一次升起五星红旗的中国人。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中国百年电影历史上“大腕”级导演、演员、编剧,晚年却只能租住在一所普通公寓里,连去影院看电影都感到拮据。自母亲过世后,他便孑然一身,晚上入梦,还能像年轻时那样,拍片、发口令,依然跟朋友一起嬉笑怒骂,醒来便举目无亲,于是只能又阖上眼皮,使劲让自己重回梦里……

2008年1月,岑范在上海逝世,享年82岁。天音永绝,渺渺西归。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