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对话达娃·索贝尔:你见过银河吗?  

2008-03-10 10:05:04|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行星30935是用一个女人的名字命名的,她的名字叫做达娃·索贝尔。

作为美国久负盛名的畅销书作家、科普作家,达娃·索贝尔一直致力于增进普通读者对科学的理解,被认为具备“将复杂的科学概念编入精彩故事中的稀世才华”,也因此屡获殊荣。本月初,继《经度》、《伽利略的女儿》两部畅销全球的作品之后,她的新作《一星一世界》也被引入国内,达娃·索贝尔本人更是亲自造访了上海。

 

对话达娃·索贝尔:你见过银河吗?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已经有整整一代人从来没有见过银河”

刘放:先说说你的新书《一星一世界》吧,您是怎么想到要写一本关于行星的科普书的?

达娃·索贝尔:其实,早在远古时代,人类就开始对各种各样的星星产生兴趣了,直到今天,星星仍以太多的方式介入着我们的生活,比如神话啊、星座啊,但是,现在人们的兴趣被很多东西所转移了,而且城市的灯光和污染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夜空,甚至可以说,已经有整整一代人,从来都没有见过银河。

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所以我试图把星星到底是怎么回事、人类多少年来曾经对星星所做的种种探究描述出来,以重新唤起人们对这些跟地球息息相关的东西的兴趣。

 

刘放:说起星星,我们知道,有一颗行星是用你的名字来命名的,这颗行星对你来说是不是很有意义?

达娃·索贝尔:确实是有这么一颗行星,但其实那并不是一颗多么了不起的行星,它也就只有一个城市甚至只有几个街区那么大而已。

关于行星命名这件事,其实你应该也知道,在美国,花钱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来给某颗行星命名,当然这并不真实,只是某些人用来骗钱的一种手段而已,此外,行星的发现者有权对自己发现的行星进行命名,他们有时候是用自己的名字,有时候是用自己的宠物,也有时候是用自己喜欢的某个人的名字。前几天我参加了一个会议,就听到有两个科学家聊天时在比用谁的名字命名的行星更多。如此而已。

 

对话达娃·索贝尔:你见过银河吗?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我想把科学变成一种很吸引人的事情”

刘放:谈一谈您是怎么开始从事科普书籍写作的吧。

达娃·索贝尔:我从小就受到很多关于科学方面的教育,后来在一个报纸工作时,从事的也是科学方面的报道,然后又转入大学进行科学方面的研究,另一方面,我从小就喜欢各种各样的故事,所以有一天就萌生了要把科学到底是如何发展的、科学家们是如何进行研究的讲述给更多的人听的想法。

 

刘放:有一个也写科普书的作家叫房龙,他在中国有很多读者,您觉得自己的写作理念跟他有什么不同?

达娃·索贝尔:嗯,房龙是一个很好的作家,他梳理了很多东西、厘清了很多误区,试图让读者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我没有那么深刻,我只是想把科学变成一种很有意思、很吸引人的事情,让人们不再惧怕它。有一个科学家跟我说,学习了科学之后,你会觉得绿叶更加绿红花更加红。我想,我的理念跟这个很接近,我希望我们可以更加细腻地感受这个世界。

 

“写一个人就像是跟这个人结婚一样”

刘放:您写了很多科普方面的书,很想知道您是如何选择主题的,譬如,“经度”应该算是一个很冷僻的主题,你怎么想到写了《经度》?

达娃·索贝尔:我一般都写自己喜欢的人和事,因为我一旦要写谁,就必须花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研究,就好像一直在跟这个人对话,就好像跟这个人结婚了一样,所以绝对不能选自己不喜欢的。“经度问题”是18世纪最棘手的科学难题,而钟表匠约翰·哈里森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喜欢这种敢于迎接挑战并擅于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的人。

 

刘放:在您的笔下,伽利略一生都在宗教与科学之间找平衡,作为一个科普作家,您信仰上帝吗?以何种态度看待基督教?

达娃·索贝尔:我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我对犹太文化有深厚的感情,但并没有强烈的宗教情感。19世纪以来,伽利略一直都是以宗教的敌人的形象出现的,但我后来才知道,伽利略的女儿是一个修女,我觉得这个事实本身就证明这种形象是错误的。为了写伽利略的故事,我对基督教有了大量接触,也体会到了这个宗教的很多神秘之处,我不是教徒,但我想我对这位生活在17世纪的科学家的宗教情感已经感同身受。

 

“多写信少写日记是提高写作水平的秘诀”

刘放:还是谈一谈您的写作吧。您写的东西都是几百乃至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而你又需要尽可能重现各种细节,在这样的写作中有没有遇到过挑战?

达娃·索贝尔:应该说,每写一本书都是对我的一个新的挑战。在研究的过程中,我所面对的绝对是海量信息,我不可能把这些信息直接扔给读者,我需要消化和吸收,然后用自己的方式讲述给读者。我不能专注于每一个细节,而是要追求能够勾勒出整个事件轮廓的那些细节。

 

刘放:有一种评论说,如今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人能够以一种优美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理解科学,而您就是最优秀的作者之一,房龙代表了一个时代,阿西莫夫代表了一个时代,而您又代表了一个时代。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评论?

达娃·索贝尔:我很感谢这样的评论,“代表了一个时代”这样的说法可不敢当。阿西莫夫当年曾经出席了我们的毕业典礼,他在我们的毕业典礼上说他嫉妒我们,因为我们会是生活在月球上的一代,可事实上,至今我们这一代还生活在地球上。

关于写作,其实倒真的有很多人问过我应该如何让提高写作水平,我的答案就是,多写信,少写日记。因为信是写给别人看的,你要把事情说给别人听,你就必须自己先把思绪梳理清楚。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有效的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