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江湖夜雨十年灯  

2008-04-17 16:38:47|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接到一个师弟的电话,他说他是当年我在大学里创办的《凝眸》杂志的现任主编,《凝眸》今年十周年,希望我给杂志写点什么。
哦,哦,什么叫年华似水,什么叫往事如烟那。
 
如果十年前,你偶然在某个空旷的地方撒了些种子,十年后会如何?

有可能,桃李芬芳落英缤纷,赏者如流过江如鲫。

当然也有可能,开得灿烂谢得静美,但没有人见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实际上,《凝眸》就是一颗被偶然撒下的种子。

十年前,我和我的可爱的同学们,蜗居在南京大学浦口校区7舍6楼,某个春日的午后,从楼下的臭水沟里摸了几只小龙虾,于是就青梅煮酒,于是就酒酣耳热,之后免不了意兴遄飞,一拍脑袋就一人拍出百余元,凑齐一千块就嚷嚷着要办一份史上最牛B的文学杂志。

最牛B的杂志当然需要最牛B的刊名,于是就各执一词于是就争执不下,然后就只好抓阄,然后就抓出了我的“凝眸”。很多年之后,我为我的可爱的女儿向同学们“征名”时,又发生过类似的一幕,可惜女儿并不买我们的帐,她刚咿呀学语后就拒绝了抓阄抓出来的“同同”,一口咬定自己的名字叫做“小美”。

最牛B的杂志当然还需要最牛B的发刊词,于是就瞄上了叶兆言,叶圣陶的孙子、名门之后,又是先锋作家,够大牌,恰好还是若干年前从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能扯上点“师兄”的关系。于是冒冒失失的就登门造访,刚开口的时候还有些战战兢兢的,没想到叶兆言一口答应说“好”。那天,叶兆言一身旧式的卡叽布衣服,坐在光线昏暗的角落里的一张旧沙发上,说话含含糊糊的,连眼神都似乎有些木讷。给我们写完创刊词后,他说,我肚子饿了,今天老婆不在家,我要去买盒饭吃了,你一块吃吗?我愣了一下,说,不了吧。他就耸耸肩,骑上一辆破自行车一溜烟走了。

最牛B的杂志当然还需要最牛B的印刷,于是就背上一千块“巨款”满世界找印刷厂,然后就碰壁碰得满地找牙:不是对方的报价单吓得我们根本不敢开口就是我们刚一开口就被对方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走了。但有道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又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那天黄昏时分,残阳如血,就在我们面面相觑穷途末路得心灰意冷时,木然回首,旮旯角落处,依稀就看见了“鼓楼小学印刷”字样下一个白发白眉白胡子的白胖男人向我们笑得风姿绰约。起初我们觉得这个承印了我们杂志的老板道骨仙风,后来才知道其实那是白化病。

最牛B的杂志最后还需要最牛B的销售,不求洛阳纸贵,至少也要一纸风行,我们一出生就风华正茂,我们不能忍受门庭冷落车马稀,所以当然不能在食堂门口摆摊叫卖,所以就每人背上一捆,挨家挨户敲开满城高校各自老乡的宿舍门,一个老乡限购十本,欲购从速。就是这样,《凝眸》销售一空风靡“全城”。

最牛B的杂志当然也最容易遭遇“迫害”,我们还没来得及沉醉到喜悦中时,就收到了某处的书面警告,道是,“该杂志中某些文章,以暧昧笔触描写女同学的辫子,格调低俗。”哦,哦,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

……

 

十年生死两茫茫。

江湖夜雨十年灯。

十年一觉扬州梦。

还有什么关于“十年”的短句呢?我词穷了,欢迎接龙那。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