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事新编 之 霸王别姬  

2008-04-22 23:55:20|  分类: 胡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想到会在那个时候那种地方又看到她。

那天,我坐在白龙驹上,远远的山谷里无数的旌旗云影似的移动不定,画角轰鸣马蹄杂沓震耳欲聋,太阳犹如破碎的蛋黄悬浮在垓下山的峰峦后面,到处是滚滚狼烟。我麾下的士兵人人士气如洪,呐喊声惊天动地。远处那顶岿然而寂寞的销金大红罗伞盖正在逼近。我知道项羽就在那儿。都说西楚霸王纵横捭阖倚剑睥睨天下,可惜在跟我的数次交锋中,他那曾经破釜沉舟一举击溃四十万秦军的兵团,却已几乎被消灭殆尽。现在终于到了我们面对面的时候。

罗伞仍在逼近,我甚至已经可以看见那骑在举世无匹的乌骓金鞍马上凤翅盔浑铁甲的项羽如炬的目光。挽起我的巨弓时,我的嘴角不禁挂起一丝残酷的微笑。我对自己的箭从来都有足够的信心,箭出见血,例不空发。然而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了她。衣衫如雪,黑发如瀑,手舞双剑,定定的护在项羽身前。

虞儿?!我的手一抖,铁弓呛然落地。真的会是她吗?

 

很多年以前,我还不是现在这个汉王手下名动八表天下闻而丧胆的煞星,我只是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臭乞丐。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只是在有一顿没一顿的乞讨中长到了10多岁。在我多年的乞讨生涯中,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也受到过各种各样的冷遇,别人打我也好,骂我也罢,冷嘲热讽我更是一都不在乎。即便是真有人怀着什么恶意把食物扔在我面前说“嗟,来食”,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吃。于我而言,生存比什么都重要。一切就那么回事,我以为我的一生本来就是这样,应该也就是这样。我想如果真的有哪个慈悲的君王可怜我而站在我的面前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也只会对他说,请您稍微站开一点,不要挡住了我的阳光。可是,世界上的事总是出乎意料,后来回想起来时总有种冥冥中早就注定的感觉。虞儿注定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注定要改变我的一生。

那天雪下得纷纷扬扬,微白的天空中却莫名其妙的泛着一抹暗红。我后来一直相信那是一种预兆。那天我衣不蔽体,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到一点东西了。我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拍开了一家富宅大院的门,却被开门的仆人一脚蹬出老远。在大门就要重新关上的那一瞬间,我万念俱灰,我以为我的一生就此已经结束。可是那个门居然又开了,一个轻柔婉转的声音说,怎么能够这样对待他呢?说不定以后他就是个好汉子呢?

我猛然抬头,天空中恍然如有血色波澜汹涌翻腾,一个衣衫如雪的女子俏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我飞也似的跳起来逃离了那里。我听见她在背后焦急地叫着“喂喂”,但我没有停下来。我宁愿相信她不是在叫我。我觉得叫我对她那样的女子来说是一种亵渎。

离开那里之后,我到汉王手下做了士兵。因能极于情,故能极于一切。我终于名震八荒。我知道后来将士们都在背后说我在战场上完全就不是人,根本是恶魔降世,杀人如砍瓜切菜,仿佛整个天下都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说得对,这个天下,除了她,曾经又有谁在乎过我?我又何必在乎别人?

我的一生只为她那句话活着,我发誓要让她以后再叫我时不再是对她的亵渎。可是我再也没见过她。我只知道,那个仆人称呼她是“虞儿小姐”。

 

然而,我居然再见到她了。依旧轻盈盈俏生生。可是,她在项羽身前。难道,她就是项羽身边那个色艺绝天下的虞姬?虞姬就是虞儿?

我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就从我的白龙驹上一头倒栽了下来。

 

后来我离开了战场,我想离开一切。

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天空,依稀仍然可以听见汉楚两军惨烈的厮杀声,可在我心中却激不起一丝波澜。事实上,汉楚两军谁胜谁负原本就与我无关。我很没出息,真的很没出息。然而真的,事实上,有没有出息其实也不过是件细枝末节的小事而已。

10多天后我才重回垓下。但我没有回汉营,而是直奔楚营。我想见到虞儿,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可笑很荒唐很徒劳,但我必须这么做。

 

通过楚汉两军的重重封锁线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项羽的帐中灯光黯淡。乌骓马在帐外悲嘶不已。我听见项羽把酒高歌。歌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儿轻抚项羽粗豪的脸上挂着的泪水,拔剑起舞,边舞边和。虞儿的声音凄婉悲切。

我呆呆的站在帐外,一动也不懂。只是在想,里面这个载歌载舞的丽人真的就是当年那个说过“说不定他以后就是个好汉子呢”的虞儿吗?我很迷糊。等我终于醒悟到什么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虞儿!”

一道血光闪过,虞儿美丽无双的头颅就离开了她同样美丽无双的身躯。在离开前的一刹那,她听见了我的叫声,她墨白分明的眼眸中掠过一丝苍茫和无奈。她认出我了?她认出我就是当年那个臭乞丐?

夜正深,风正寒。我和项羽隔着虞儿的尸身彼此长久地对视着。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