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陈子善:爱书太凶猛  

2008-06-07 10:03:50|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校园里,常常会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一个瘦瘦高高的老教授,坐在学生的自行车后座上,“飞车党”一样掠过校园;老教授的两只长脚拖地而行,却只顾着紧紧保住胸前的一大包书。

这位“爱书太凶猛”的老教授,就是在读书界大名鼎鼎的陈子善

 

关于陈子善和书,坊间流传着很多经典的“段子”。

譬如,有一次陈子善到书店买书,找到了一本《科学的艺术概论》,但结账时工作人员不让他买,说是这本书在网上让人预订了。陈子善对这个说法“不买账”,他说,“你先让我对这书馋了,又不让我买,这不是成心整人吗!以后应该仿照性骚扰罪,定一条罪名,叫‘书勾引’罪!”

又譬如,有一次在伦敦,陈子善和一个朋友一起逛书店,他忽然用超高的分贝问,“色情书放在哪里?”朋友吓得“花容失色”,他却不以为然的说,“洋鬼子,听不懂中文的。”

又譬如,在上海汹涌的买房热潮中,陈子善的夫人一点都不着急:“反正不论房子多大,我们的空间还是这样小,都被他的书占满了。”听夫人此言,陈子善乐了,他说:“她没想清楚,这些钱没拿去买房,还不都被我用来买书去了。”

有人这样总结陈子善说:“个子高,房子小;藏书多,收入少;年纪不小,心态不老;编书于帷幄之中,交友于千里之外。”这句话被公认为是对陈子善的最佳妙论,淘书、藏书、编书、写书、教书,构成了陈子善的完美人生。

 

20085月,陈子善出了本新书,叫做《这些人,这些书》,致力于中国现代文学史料的搜集、整理和研究,他在自序里谦虚地说,这本书算不上什么严密的学术专著、高头讲章,但至少给文学史提供了新史料、提出了新看法。

 

陈子善:爱书太凶猛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对话陈子善:

 

刘放:能否具体说一说,您在新书里提供了哪些新史料、提出了哪些新看法?

陈子善:大致上有两类吧,一类是传统的文学史中很少提及的一些人和作品,比如郑逸梅,再比如彭芳草,中国的现代文学史上有一批文学生涯很短的人,他们本身并非“专业”搞文学的,但出于兴趣或多或少的写出了一些作品,我认为其中有一些是很有特色、很值得让更多人知道的;另一类是已经进入了文学史的,但我发现了一些他们之前不为人所知的生活、创作细节,比如叶灵凤的通俗小说。

 

刘放:您的研究生涯是从研究鲁迅开始的,后来为什么会致力于发掘在传统文学史意义上比较偏门的作家和作品?

陈子善:传统的文学史说到底是一种学院体制的产物,由于意识形态、偏见等种种因素,往往会遮蔽掉一些有趣的东西,但人们希望了解真相,了解过去发生的事情,我所做的工作就是试图还原文学史的丰富性、多样性,我的职责就是要把中国文学自“五四运动”之后的发展脉络梳理出来;另一方面,对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而言,“一线”作家的研究已经做得相当深入,当然仍可继续拓展,但“二线”乃至“三线”作家的研究却还相当薄弱,我不想做人云亦云的事情,所以就把兴趣放到了文学史上被遗忘、被忽视的作家作品的挖掘、整理和研究上。

 

刘放:您所做的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否在试图重估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史?

陈子善:背后确实有这样的意思,但我现在还不想直接这么说。事实上,文学史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从前是“经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地位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有些本来是被遗忘的,后来却渐渐会成为“经典”,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先把一些不应该被忽视但事实上却被忽视了的作家、作品提出来,然后再去讨论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是否应该被重估的问题。

 

刘放:在您看来,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哪些作家是被高估了的?您是否认同传统意义上“鲁、郭、茅、巴、老、曹”的说法?

陈子善:在我的书中,有两类作家我没有提及,一类是我没有发现新的东西的,还有一类就是我觉得被高估了的。我不想说我研究的作家、作品就是最好的,但我觉得至少是值得提及的。至于“鲁、郭、茅、巴、老、曹”的说法,当然有一定道理,但并非完全合理,譬如沈从文、张爱玲、萧红都是一流的作家,就没有被排进去。

 

刘放:您对港台的现代作家似乎也很有兴趣,比如很早就把董桥引荐到大陆来?

陈子善:对港台作家感兴趣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可以让文学史更丰富、多一重视角来看待问题。至于董桥,我不是第一个向大陆介绍董桥的,准确点说的话,我应该是最早的系统介绍董桥的人,算是在推动大陆对董桥的研究上起了一定的作用。对于董桥的文字,评论界看法不一,这很正常,我个人觉得,董桥的文字很有特点,他的行文风格、文字追求有一种不一样的东西,在我看来,这样的东西就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我当时向大陆介绍董桥的初衷就是这么简单。

 

刘放:生活中您是一个很爱书的人,也是一个藏书大家,但现在,读书尤其是非功利性的读书,似乎正在成为一件很边缘化的事情,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陈子善:人首先要面对生活,因此,功利性的读书倾向也无可厚非,而且,功利性的读书也并非就不能增加文化含量。另一方面,现在我们的图书界,特别缺乏一些肯放低姿态的文史研究者,一批能将高深学问转化为有趣读物、用通俗的方式将文化带给大众的图书人,这可能是图书被边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国外就有许多“深入浅出”将生活转化为艺术、文化的书,讲时装历史、化妆历史、香水历史,读来十分有趣,而中国这类书还太少,大多是资料整理和拼凑之作。

 

刘放:在您看来,一本好书的标准是什么?

陈子善:我觉得大致应该有这么几条基本条件吧,一是原创的,不是拼凑的;二是独立思考的、有真情实感的,不是人云亦云的;三是至少该书在所涉及的专业范围内受到同行关注,而不是虽然列为这个重大项目那个重大项目、获得这个大奖那个大奖,却仍然无人问津的;四是经得起时间淘洗,而不只是一时畅销的;五是装帧与内容相匹配的。

 

 

陈子善简介

1948年生,上海市人。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现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现代文学数据与研究中心主任。先后就读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英国剑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长期致力于张爱玲、周作人、郁达夫、梁实秋等现代作家史料的整理和研究,著有《遗落的明珠》、《中国现代文学侧影》、《文人事》、《捞针集》、《生命的记忆》等。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