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李清照的那些爱恨情仇  

2008-08-07 09:34:38|  分类: 胡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出生于1084年。除此之外,那一年几乎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当然,那个时候没人这么认为。我的父亲觉得,那一年值得一提的是,他在黄州见到了苏轼。苏轼看了他写的《洛阳名园记》,读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矣”时,竟然忍不住涕泪纵横。父亲因此成了苏轼门下“后四学士”之一。我的母亲也工于词翰,但她就不那么喜欢“大江东去浪淘尽”,她喜欢“一江春水向东流”。他们后来才知道,他们这一年生下的女儿,竟然足以跟苏轼、李煜匹敌。

 

我们居住的城市叫做济南,又叫泉城,七十二泉天下知,又有佛教圣地千佛山,还有前朝诗圣杜甫流连过的历下亭。当年杜甫曾在历下亭追随过北海太守李邑。李邑号称书法天下第一,随手一幅行草,王公富豪重金争购,而李邑左手收钱右手抛金,接济四方寒士。所过之处,拜谒者摩肩接踵踏破门槛。不过他对当时穷困潦倒的杜甫却高看一眼,特意在历下亭里设宴款待。后来的诗圣当时就即席挥毫说“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

一代一代的济南人,对于历下亭的光荣历史都津津乐道、如数家珍。我也不例外,他们都是我小时候的偶像。那时候,我和我的玩伴们最喜欢在春天的时候跑到历下亭周围的野地里,一边“斗草”一边大声吟诵偶像们留下来的词句。草长莺飞,野地里色彩丰富,芳香四溢,虫鸟之声不绝,刚刚薄了衣衫的我们,自然也玩得格外起劲,“疑怪昨宵春梦好,原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男孩子们很少玩这个游戏,不过,有个名叫张汝舟的,倒是很喜欢和我们一起“斗草”。我跟他还挺谈得来,甚至有时候说是息息相通也未尝不可。由于父亲升迁,后来张汝舟举家迁到汴京去了。一去经年,杳无音讯。我的玩伴中就再也没有男孩子了。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我就十六岁了。有一天早晨醒来时,倦倦不已,信手填了一首《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母亲看到了,就跟父亲说,女儿已经盛开如海棠啦。那之后,官绅子弟就开始走马灯似的上门提亲。可是,那些纨绔我一个都不喜欢。我拒绝了一个又一个豪门后生,然后我的芳名也一天比一天远播,走到街上不免人人争睹,还有人为我挥毫说,“名门闺秀,倾城之貌,举步街巷生辉,顾盼里闾增色。”

直到有一天,一个媒人上门提亲说,金石名家赵挺之有个公子叫赵明诚,眉清目秀,自幼浸润于金石书画,深得古物之灵气,懂温柔谙风情。我的脸儿红了。赵明诚这个名字,我早就听说了。小时候“斗草”时,闺中女儿扎堆,红唇白齿间就曾常常传递、咀嚼这个名字。父亲看着我,笑了。

十八岁那年,我嫁给了赵明诚,移居汴京。从第一眼见到赵明诚开始,我就爱上了他。他长得其实并不是非常漂亮,小时候那个叫张汝舟的玩伴就比他漂亮,但我从他的长相中明确感受到了那种专门为我准备的东西。而他显然也很中意我的相貌,新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常常盯着我看,一看就是好大一会儿。我问他为什么定定的看着我,他就说你长得漂亮嘛,怎么漂亮呢?他说,过门前像赵飞燕,过门后赛杨玉环。我们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每次他抱着我时,我都能感到令人怀念的心颤,而他白天到太学去之后,我就会觉得十分无助和寂寥。

赵明诚的血液里透着翰墨气,从小就喜欢收集金石书画,我也喜欢。他常常在大相国寺出没,每购得一样东西,就忙不迭的赶回家,跟我一起展玩咀嚼,发完古之幽情,不免享受芳姿昼掩门,夜夜被翻红浪。我们俩都玩古上瘾。可是,玩古很耗钱,古物一件又一件往家里搬,我们的物质生活却下降了,“食去重肉,衣去重彩,首无明珠翡翠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

有一天,张汝舟忽然登门了。原来他现在跟赵明诚同上太学,同好金石书画,交情甚笃。他拿来了一本唐朝诗人自抄的诗集,请我和赵明诚欣赏。他说,请我用小楷录个副本。后来的几天,赵明诚去太学之后,我就天天坐在家里抄录这本诗集。张汝舟隔三岔五的会登门来看我抄录的进度,一边说我的书法“笔势清真可爱”,一边夸我的素面朝天。录完副本后,张汝舟说,正本他奉送给我们,副本他带走。我坚辞不受,可是他抬腿就走了。赵明诚回来后也说,汝舟盛意,却之不恭,就收下吧。

那以后,张汝舟就常常过来走动。通常赵明诚在家,不在家的时候,我就让丫鬟给他上香茶。他每次都说,喝两口就走,喝两口就走。可是喝了三道香茶之后,脚还是不挪动,又说,真是好茶,醇香可口,可否再喝一道……

 

男女风流,妙不可言。

可是,曼妙的生活才过了两三年,就忽然被迫中断,赵明诚正式踏上了仕途,循例要开始宦游了。“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的日子就此一去不返,终日凝眸,凝眸处,又添一段新愁,我从杨玉环又变回了赵飞燕。我给负笈远游的赵明诚寄了一首词,“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赵明诚看了叹赏不已,却又多少有些不服气,他闭门三日,一口气填了五十首词,连同我的那首,一并拿给他的朋友陆德夫看。陆德夫那时候是文坛最有名望的点评家,一句点评,往往传遍文坛。他玩赏再三之后,对赵明诚说,只“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三句佳。赵明诚仰天长叹,从此再也不和我的词了。

我的词名传遍京师,可是酒暖回忆思念瘦,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公公赵挺之陷入与当朝太师蔡京的政治争斗,最终一败涂地,赵家失势,哗啦啦如大厦倾。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金人开始向大宋开战了,一家人颠沛流离,多少年来收集的吴道子、杜甫、白居易、苏轼、徽宗、黄庭坚亲笔字画一夜“蒸发”,赵明诚在建康一病不起。

这一年八月,赵明诚含恨西去,我大病一场。病榻边,张汝舟每天抱着一束我最喜欢的木樨花来看我。他下厨给我熬鸡汤,日将晚时就离去,没有半点磨蹭。下人们夸他说,张大人乃真君子也。可是,有一天夜里,张汝舟忽然闯进了我的房间,搂定我,贴紧我,任我怎么用力挣扎也挣不脱。数月后,我跟张汝舟在临安择日明媒正娶。整个临安城议论纷纷,但我才懒得理他们那。情怀似水,玉体如银,美人焉能迟暮?我想,赵明诚泉下有知,也会支持我的吧。

春去秋又来,我以为等待自己的会是一个温暖的冬天,没想到迎来的却是一个冰窟。张汝舟开始一样一样的向我索要我手头残存的几件珍品古玩,说是要疏通仕途。他哄走了玉壶,又要团扇,拿了团扇,又要书画,我开始拒绝,张汝舟竟然翻脸动粗,曾经温柔地抚摸过我全身的那只手竟然摇身变成了拳头和耳光。庭院深深深几许,浓荫下,绣房中,雕床旁,玉榻上,每日跟张汝舟厮打的我,云发散乱,雪肤血痕。这个畜生竟然索性撕下了伪装,他把妓女带回了家,当着我的面云雨,还羞辱我说,你瞧人家,这模样这身段,比你当年如何?人家玲珑剔透,床上手段怕是比你多得多吧……我一纸诉状把张汝舟告到了皇帝面前。张汝舟被遣柳州编管,可按照大宋律令,妻子告丈夫也有罪,我入狱那天,临安城人潮涌动观者如云。那一天距离我嫁给张汝舟,刚好一百天。

离婚后我还是一直住在临安,有旧时闺友劝我离开伤心地,我婉言以拒。临安挺好的。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落在西湖水面上的雨,无声无息地、不为人知晓地降落的雨。雨安安静静的叩击湖面,鱼儿们甚至都浑然不觉。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