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烽火连八月 千字抵万金  

2008-08-13 10:23:12|  分类: 胡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还在大学里鬼混那会儿,我和我的朋友小花、仙哥玩过一个“同题作文”的游戏,在校园杂志《凝眸》上以“霸王别姬”为题材各自从不同的角度编了一个故事。我的《虞姬》还在(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ed4e4010096vg.html),他们俩的大作却已经不知亡轶到何处了。

很多年后,我还在玩着类似的文字游戏,从白居易到柳永,从李清照到董小宛,小花看到了,不免有些技痒,遂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写了一篇王阳明。那天下午,股市大跌,他的资产缩水数万。他发信给我说,“妈的,以后不能白天写东西。一眼没看住,又死跌了一回。”

哦哦,估把他这篇“千字抵万金”的文章录之如下,存念。

 

王阳明:无心人的心学

 

母亲辞世的前一天晚上,还拉着我的手,和我唠叨怀胎14个月才生下我的艰辛与忧虑。我看得出她心中的骄傲和满足,因为她至今说起那个本应晴朗的秋天,奇异的惊风、急雨、花开、花落的夜晚时,还是那么动情。我知道,她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以这样一种奇怪的方式生下了我。

后来,当我躺在病榻上回想的时候,我才省悟,正是我在母亲子宫里拖沓的四个月时间,让我后来的一生都在追赶。我知道,当我的脚步还纠缠在脐带两侧的时候,我的心已经随着母亲的心跳飘然出世。我所做的一切,无论后世如何评价,于我而言并无意义,我只是在努力让自己的脚步追上自己的心而已。

 

我的前半生回忆已经十分模糊。母亲或许是为了突出她生产的与众不同,杜撰了曾梦到仙人入怀的景象。我不知道是否有人相信,但是当时我是相信的。我5岁习武,不日便颇有功力;12岁开始游历四方,遍访名关;弱冠之年中举,仕途丰顺……然而,纵然我如今依然如数家珍,却不过是云烟过眼,留不下些许痕迹。唯一至今尚能铭记的,只是我33岁被贬龙场时的一个夜晚而已。那个夜晚,惊风、急雨、花开、花落……

被贬龙场于我而言并非什么祸事。中丞不解了公事,到处看山复寻寺。当了几年京官,早就把少小便离家远行的我憋得厉害。就像有什么东西冥冥之中在前面召唤一样,每当我停下脚步的时候,就会感到难以名状的恐慌。于是,一天在太监刘瑾的寿筵上,我调笑了他的爱妾柔儿。我对她说,我会带她离开这里没有人味的地方。

我已经无法准确地辨别究竟是我有心得罪于这个权宦来自我流放,还是那位叫做柔儿的女人真的触碰到了我心理的什么地方。我只知道当年一心习武、少近女色,连18岁结发的妻子都少有亲近,更无子肆。或许结婚和入仕都没有让我决心停下脚步。

然而在我被小太监们一通乱棍赶出刘瑾府的时候,柔儿那怨毒的眼神我却至今都记得。或许,在她眼里,一个承诺带她离开冰冷、可憎、僵硬、恶心、不男不女的身体,却最终无法做到的人,远比那些色眯眯地偷偷看着她咽口水的猥琐男人们更可恨。让我估不到的是,不久以后我再次邂逅了这样的眼神。

 

何处花香入夜清?石林茅屋隔溪声。

龙场的天高云淡,比之京城的华屋长檐让我更舒服。就在到达龙场的三个月,我的内功达到了新的境界。每到月至中天,我就会难以抑制地狂奔到山野之间,仰天长啸。我的师傅曾经跟我说过,这是通体经脉贯通之前,在排除最后的身体浊气。他练到这个境界的时候44岁。那年,我33岁。

我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月至中天。我一口气跑到刚收割完庄稼堆着一堆堆秸秆的田野里,提气长啸。秋天的晚风爽快地吹远了我吐出的浊气,让我浑身放松。

就在我沉醉于此的时候,一声和秋风一样爽脆的嗓音打断了我。

“每天都在这里大喊大叫,让人家怎么睡觉?”

我从来不知道人世间竟然有这样接近天籁的声音。说的却是一句如此直接的抱怨。我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矛盾。直到今天,我仍然难以判断,对我而言,最吸引的究竟是这美丽的声音,还是这不可理喻的矛盾。但是我可以肯定,我的人生注定要被这矛盾颠覆。

我转过身,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嘴里咬着一根稻草正瞪大眼睛看着我。很难说明白,看到这个女子的感觉,瞪大的眼睛里流溢着埋怨,但是入朗星皓月一般的双眸仍然让人感到亲近;穿的虽是破衣烂衫,但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无法言表的高贵;散漫的发髻、百无聊赖的神情,却仍然遮不住她拒人千里的清高。矛盾并吸引,让人忧伤,让人琢磨不透。

“我无法停止向前走。”我不知道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说出了我的焦虑。

“那就死远一点!”天籁般的音响再次出现。

“可是,看到了你,我决定不走了,我要在这里陪着你,一直陪着!”

“那要是我要走了呢?”

“你走不了,没人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我呸,凭你!”

安静了好一会,彷佛秋风也凝固住了。“那我们结婚吧,就在我家!”她指了指身边的草垛。

这是我生平第二次给一个女人承诺,也是我最认真、最自信的一次。当我的双手托住她的双峰时,我想即使她是玉皇大帝的女儿,我也会紧紧拉住她的手不放。当我进入她的时候,一条闪电撕裂了天空,我接着这白光,看到她脸上有一些疼痛、有一些忧伤,又有一些愉快的神情,这对于我是莫大的鼓励。只有这样的矛盾,才能困住我不由自主向前的脚步。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如此美丽的男欢女爱。我忽然希望一切都停下来,好让这一刻永远不要停。

和我出生的时候一样,本应晴朗的秋天夜晚,惊风、急雨、花开、花落。又是一个有异象的秋天,似乎专门为我而设计。我却没有在意。

 

当我被清晨一颗冰凉的秋露惊醒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不见了。走出草垛的时候,天已经重新放晴。我仔细地分辨着昨夜那一场惊心动魄究竟是真是梦。我仔细分辨着,即使这是梦,我没能把她留在身边,是不是也算失约。

还没有分辨清楚的时候,我就又看见了她。她从我的衙门走出,已经盛装严髻,嘴边没了发黄的稻草,有的只是高不可攀的微翘。我看到了一个完全没有矛盾的高贵的女人,直到她在我耳边再次发出天籁般的音响:“你要怎么留住我啊!”

随后我看到了紧随在她身后的刘瑾。刘瑾传圣旨,命我负责护送公主回宫,作为奖赏,命我回京复职。

她不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她只是当今天子的公主。我也没能留住。我一路送她进京,直到送入宫门的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一声破碎的声音,随后,就看到了那双放射着怨恨的光芒的眼睛。我之所以没有在那一刻死去,只是因为这眼睛实在太美丽,美丽得消解了怨恨的锋利。

 我不是一个矛盾的人,我只是一个在用脚步追赶心的简单的人。在度过了那个矛盾的夜之后,我依然是简单的我。不同的是,和那个晚上一样,我放弃了追赶,一切停止吧,好让这一刻一直继续。从那天开始,我希望可以把我的心拉回我已经不愿再挪动的脚步旁边。

我不再每天练功,武功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意义。我开始编织一个以我的身体为中心的世界,为了确保我的心能在这个世界里,我把它营造得无边无际。

眼闭则花寂,眼开则花明。我几乎已经说服自己相信,我脚下的方圆就可以成为世界的全部。我猛烈地抨击朱熹“去人欲”的谬论。我的极乐主张受到了年轻人的极至推崇。他们把我在龙场的日子称作龙场悟道,把我推崇的善恶是非称为“心学”。尽观后来我明白,龙场那场本应悟到的极乐,却被我变成了愚钝而且不可救药的轮回。但是当时,我真的有点陶醉在这无心的“心学”里。

30岁以前,我以为我会为大明战死疆场,成为一个震古烁今的英雄。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个混得还不错的学者。我才发现原来学者对于自己的欺骗,要比武夫来得更顺理成章。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情,会一直困扰着我,而如今我可以说服自己不去想这些。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觉得这就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状态。

 

那是我的50大寿,我依然并无子肆。宾客们离开之后,只剩下了阑珊的灯火中,我和我的结发妻子。那还是一个爽朗的秋天,风不算大,但是吹得很专心,不想春风般散漫。廊间的烛火轻轻摇曳着发出烈烈的声响。我随意地坐在凉亭里翻看着一部学生们新给我出的集子,不误得意。

妻子突然走进来,问我:都说你的学说叫心学,为什么我看不到里面有心呢?

我不由得浑身大震,妻子的声音像极了17年前乱草垛前的公主。我抬起头仔细地看着这位结发30余年,却一直没有仔细看过的妻子。我突然发现,妻子脸上爬上的每一条皱纹,都仿佛充满了一种怨恨和嘲笑杂糅在一起的矛盾,因为时间的久远,连这怨恨和嘲笑的都已经随着皮肤的松弛而变得平淡。然而,正是这淡淡的矛盾,让我在知天命之年,终于明白了我的宿命。我的心一直没有走远,只是我只看着前面,没有侧身看看。我这一生,有两次抓住心的机会,我用了一天的时间放走了一次,却用一生的时间放走了另外一次。

这一次,没有惊风,没有急雨,没有了花开花落。我明白了心的方向,却已经永远错过。没有什么再可以挽回,我所谓的极乐,不过是对自己风烛残年的嘲笑而已。

我仿佛看到了比干掏心后的那一幕,那位卖无心菜的老妇,轻描淡写地对他说:菜无心能活,人无心只怕是——不能活!数千年后,这样的一语成谶依然振聋发聩。

 

惊风、急雨、花开、花落,在电光火石的一刻配合得如此完美,或许只是错过了时机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