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指挥大师郑明勋:父母不应强迫孩子练琴  

2008-09-15 16:45:13|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率领着意大利斯卡拉爱乐乐团在中国进行巡演的郑明勋,绝对是当今世界乐坛风头最劲的指挥家之一。

7岁时就与汉城爱乐乐团合作登台独奏,成为当年轰动韩国的新闻人物;33岁那年,他就得到了法国巴士底歌剧院艺术总监的显赫职位,5年后离任时,他的身价已高达900万法郎;至今,他已经指挥过世界上几乎所有一流的交响乐团和剧院。更富有神奇色彩的是,他的7个兄弟姐妹中,竟然有3个成了享誉世界的音乐家,另外两个分别是小提琴家郑京和以及大提琴家郑明和。

指挥大师郑明勋:父母不应强迫孩子练琴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曾经钟情于“厨师”职业

郑明勋1948年出生在韩国一个相当开明的家庭。在谈到家庭对自己的影响时,郑明勋说自己最应该感激的就是父母,8岁那年,他的父亲为了能给他们姐弟提供更好的音乐环境,毅然放弃在韩国很好的律师工作,举家迁居美国,在西雅图开起了韩国餐馆,从不下厨的父亲甚至亲自学做菜,后来成了很好的厨师。

更重要的是,尽管郑明勋的父母从小就让孩子们学习音乐,但从来都不强迫他们练习,在音乐上也不替他们做决定,所以当大女儿郑京和要放弃钢琴、选择小提琴,二女儿郑明和选择大提琴时,父母都是竭尽全力地支持,而现在两姐妹在各自音乐领域的成功也证明了这对父母的明智。

与两个姐姐相比,郑明勋在音乐上倒是没什么“反复”,“一见钟情”地爱上了钢琴。不过,饶有趣味的是,在开始职业音乐生涯之前,郑明勋更钟情的“职业”竟然是“厨师”。从8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直到16岁前,郑明勋基本上就是自己家开的韩国料理店的“小伙计”、“小厨师”,那段时间,“店里没有客人,我就坐到钢琴前,店里一来客人,我就乐颠颠跑进厨房。料理比音乐更招惹我的兴趣”,他还说,后来他选择去意大利求学,更大程度也不是因为音乐,而是被那里的美食所吸引了。

至今,在他家里,除了他过生日时太太会进厨房烧菜之外,平时厨房还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他说,自己在烹饪上的天赋足以被称为“神童”,“现在我在家里不是在弄音乐,就是在做饭。除了舞台,厨房就是让我感觉最舒服的地方。我做的都是家常菜,无论什么原料,到我手里很快就能做出来。”前两年,郑明勋甚至还撰写了一本有关韩国家庭料理的菜谱,并认真地考虑着退休后是否去当个厨师。

 

30年时间学会“画圆”

在郑明勋看来,烹饪和指挥有着相似之处,“都需要了解材料,选取最好的材料,调配好多种材料,做到有机组合”。不过,在“音乐”和“烹饪”面前,郑明勋扮演的角色有些不同,“做料理时,我是厨师;做音乐时,我这个指挥,就是一个服务生,把别人做好的音乐‘端’出来。”他说,当然,“服务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同一张比萨,称职的服务生端出来是热的、鲜的,不称职的端出来是凉的”。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的话,郑明勋在当今世人眼中无疑已经是一个绝对出色的“服务生”。一个东方人要在西方古典音乐界立足,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旁人都替他担心或者为他骄傲的时候,郑明勋却很轻松地表示说,“其实在国外,只要你稍微比当地的音乐家水平高一点,你就会受到邀请。任何时候,‘适合’是唯一的标准,而不是用国家地域之间的差异去比较和选择。这个世界上没有伟大的年轻指挥家,只存在有才华的年轻指挥家,才华加上后天的学习,就能成就伟大。”

郑明勋认为,一个音乐家的理想状态是,真正为了纯粹音乐的乐趣而演奏,并且忘记“专业”两个字。他说,他的太太曾经开玩笑说,指挥古典音乐只需要学会四个手势,就是举棒不动、两拍子左右晃、三拍子画三角和四拍子画方块。而30年的音乐生涯让他领悟到了第五个手势——画圆,“光是简单地重复前四个手势就会让音乐机械化,失去灵动,好的指挥要能‘画圆’。所谓‘大音希声、大象希形’,真正将对乐曲的理解以及乐团的掌控融会贯通之后,就能挥洒自如,不拘泥于形式了。如何画好这个‘圆’是我一辈子追求的目标。”

 

对话郑明勋:中国独奏家素质高 乐团整体水平弱

 

刘放:你们家诞生了三个世界级的音乐大师,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有什么遗传基因?

郑明勋:我们一共兄弟姐妹7个人,除了姐姐和我3个人之外,另外4个孩子也跻身了美国最好的音乐学院。不过我觉得与其说是有遗传基因,不如说我们的父母功不可没,母亲酷爱音乐,这种影响从大孩子传递到小孩子,就像接力棒一样一个个传递下来,父亲也为我们的音乐事业做了很大的牺牲,是他们对子女的悉心照料才有了我们今天在音乐上的成就。

 

刘放:听说你和两个姐姐郑京和、郑明和组成的“郑氏三重奏”非常精彩,是怎么练出来的?

郑明勋:作为兄弟姐妹中的老六,我在娘胎的时候就开始听姐姐的演奏了。如果说“郑氏三重奏”是最佳的音乐组合,那是我们毕生合作的结果。姐弟从小一起演奏会潜移默化形成某种默契,这种心灵上的相通比起单纯的血缘纽带也许更为重要。可惜现在我担任指挥,已经很少弹琴了,和姐姐们合作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刘放:作为一名亚裔指挥家,您如何看待亚洲古典音乐的发展现状?

郑明勋:近几年来,古典音乐在亚洲已经有了长足发展,但与欧洲相比,仍然还有不小的距离。欧洲的古典音乐有450多年的历史,那里有很多伟大的交响乐团,而亚洲以韩国为例的话,50年前学习古典音乐的人都是非常少的。

要建立一个优秀的交响乐团必须做到三点要求:首先乐团的每一位乐手都具备极高的水平;其次要有一名杰出的指挥家,能够发挥出乐手100%的才华;最后还需要来自人民与政府坚实的支持。对于一个乐团的成长来说,时间和积累是非常重要的,不过,如果能达到这三点,自然就不需要等450年那么久才有一个好的乐团留下来。

 

刘放:您已经多次来过中国了,对中国的印象如何?怎么评价一些华裔音乐家?

郑明勋:中国的发展非常快,感觉上好像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不来,就会发觉城市的整体面貌又焕然一新了。这很了不起,但我觉得也一定要很清醒地考虑城市发展与人类生活之间的平衡问题,过于迅速的发展会带来许多社会问题。

我跟中国挺有缘分,很喜欢中国食品,我的第一个儿子还娶了一位中国姑娘。华裔音乐家中,我特别喜欢马友友、王健,他们的演奏仿佛有一种气场,十分了不起。中国的独奏家跟韩国的一样,个人素质都非常好。但是从交响乐团的角度讲,两国乐团的整体团队水平还相对较弱。要改变这样的现状,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开展一些针对年轻人的音乐教育、发展新听众、发掘有天赋的音乐人。

 

刘放:现在中国有很多父母都让孩子从小开始学音乐学钢琴,您觉得这有必要吗?

郑明勋:我觉得从小受到高品质音乐的熏陶对孩子很重要,应该让孩子尽可能早地杰出到音乐,但我认为父母应该和孩子一起倾听好的音乐,而不是单单督促孩子每天练几个小时的琴,因为这种音乐涵养的培养需要整体的氛围,父母恰恰是最合适的老师。最重要的是,应该多给孩子一些鼓励,而不要强迫他。小时候在我家,父母从不对我们说“走,练琴去”,千万不要破坏了孩子们对音乐天然的亲近。学习钢琴可以作为陶冶情操的方法,但成为音乐家并非所有孩子的唯一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