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对话慕容雪村:网络文学至今还没有真正的好作品  

2008-11-12 10:07:19|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因为在网上写了一部《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慕容雪村”这个名字横空出世红极一时。关于这个隐藏在网络深处、不愿以真貌示人、不讲真名的“写手”到底是何许人的猜测,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2005年,在接连推出数部小说之后,“慕容雪村”却突然陷入了沉寂,直到又过了3年之后,才推出了新作,叫做《原谅我,红尘颠倒》,再次引起关注。有人说,这是一部关于救赎与堕落的“江湖秘史”,是继《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后又一把见血封喉的刀;而慕容雪村的多年挚交、出版商路金波,甚至因为觉得这部小说“黑暗到让人绝望”而拒绝将其出版,致使慕容雪村“被迫”自己出面运作出版了这部新作。

对话慕容雪村:网络文学至今还没有真正的好作品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谈新作:付印时印刷工人都读得很入迷”

刘放:听说你为新作想过很多名字,最早叫《谁的心不曾柔软》,后来改成《原谅我,红尘颠倒》,但又觉得都过于“娘娘腔”,所以又改成《满城衣冠》,为什么最终还是定名为《原谅我,红尘颠倒》了?

慕容雪村:其实我最喜欢《满城衣冠》这个名字,硬朗、大气,颇有风骨。出处是辛弃疾的词: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辛弃疾是我最喜欢的大词人,这句词豪迈风流,英风袭人,我一直很喜欢。在网上征求意见时,大多数读者都把它读成《满城衣冠禽兽》。这就不是我的本意了,因为怕别人误解,出版时又改回了原来的名字。

《原谅我,红尘颠倒》这名字也不坏,有忏悔之意,也有点怅然梦醒、看破世事的味道,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事实上魏达这样的人是不会忏悔的,他坏得很强大、很坚定,所有的时间都在考虑怎么赚钱,根本没时间反省自己。这也是当代都市的梦魇之一,每个人都削尖了脑袋往人缝中挤,根本没时间停下来想想:这是不是我要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是否有价值?

 

刘放:听说你认为这是自己写过的最好的书,你曾经给《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仅仅打了10几分的低分,新作可以打几分?

慕容雪村:写《成都》的时候我还年轻,很多情节和关系处理得很稚嫩,而《原谅我红尘颠倒》则老练得多,这本书的主角是一个律师,心思阴沉,机警狡诈,其中有些手段和阴谋,连资深律师看了都觉得惊心动魄。

我写了四个长篇,现在回头看看,这四个作品都不是好作品,但我一直在前进。与《成都》相比,《原谅我,红尘颠倒》的语言更成熟,力量更大,我的叙事能力也有所提高,故事讲得比较生动,付印时很多印刷工人都读得很入迷,听说他们厂里还有一位高管,紧急会议都没到场,后来厂里派了人四处寻找,发现他正躲在角落里读这本书。对我而言,这就是最高的奖赏。

打分云云,都是戏言,既没根据又没标准,我想新作就不给它打分了,是非功过,全由读者评说好了。

 

谈人性:我已经被世事消磨成了坏人

刘放:新作距离上一部作品间隔了长达3年时间,听说这3年你都用在“行万里路”上了,你都去了些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事?什么直接催生了这部新作?用了多长时间写这个新的故事?

慕容雪村:2005年写完《多数人死于贪婪》(出版时叫《伊甸樱桃》),我迷路了,很长时间不知该写什么,也不知该怎么写。后来去了拉萨,吃素,读书,天天坐在布达拉宫对面发呆,中间还去长沙主持了4个月的情感热线,最终还是受不了俗世的喧嚣杂乱,又回到拉萨,接着去三亚、去青岛,几次往返,行程何止万里。这段时间我写过十几个长篇,多的差不多六万字(是个武侠小说,名字叫《楼兰明月》),少的也有近万字,可惜都没能写完。有一天跟朋友聊天,我临时起意,说想写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回家后又开了个头,没想到就这个写过完了。

我大学的专业是法律,这么多年一直想写一个法律题材的小说,2002年写完《成都》后,我写了大约两万字,也是一个律师的故事,名字叫《公正》,后来电脑硬盘崩溃,那两万字再也找不到了,从此没了写下去的兴趣。现在重拾这个话题,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当然《原谅我红尘颠倒》并不是《公正》,公正的主角是个好律师,有理想,有尊严,满腔热血,而《原谅我红尘颠倒》中的魏达则是个不可救药的恶棍。这大概也反映了我自己的心态:6年世事消磨,我自己也成了坏人。

 

刘放:你在网上跟自己的好友、出版商路金波为这本书起了些争执,他说你的新作太黑暗、没人性,“近乎变态”,顶多只能卖出10万册,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你在乎自己作品的销量么?听说这本书是你自己做“书商”的?以后你的作品都会这么做么?

慕容雪村:路金波对“人性”的理解有问题,人性也者,向来是有善有恶,没有百分百的好人,也没有百分百的坏人。血肉之躯因人间烟火而生,自然要招惹人间风尘,世界泱泱,哪有什么一尘不染的圣徒?圣徒也是肉做的,也有肉欲私心,更何况我辈凡人。

我跟路金波争执的焦点不是销量,而是这本书的价值。五万册、十万册在我眼里区别不大,但我不能容忍他把我数年心血说得一无是处。

我自己来运作这本书,只是一时权宜之计,我的事业不是做生意,还是小说创作。

 

谈文学:“严肃文学”的说法是扯淡

刘放:你的小说一直都属于比较好读那种,但也因此一直有质疑说你过于“大众”、“通俗”,很难真正登堂入室。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在你看来,好小说的标准是什么,“娱乐第一”还是“文以载道”?

慕容雪村:小说本来就应该好看。如果小说一定要难看才能“登堂入室”,那此堂不足登,此室不足入,而且本来也没有这个去处,都是他们胡诌的。中国有些不靠谱的评论家,一直强调什么“纯文学”、“严肃文学”,似乎只有晦涩难读的小说才是好小说,其实就是扯淡。把故事讲得精彩是个能力,我为有这能力而自豪。很多人无此能力,心生嫉妒,于是编出这样的谎言,其实是蒙傻子的。

我写作只为一句话:我证明,人间曾有人如此活过。我是个满腹狐疑的家伙,一切作品的主题都是怀疑。我反对一切狂热,总喜欢嘲弄,嘲弄制度,嘲弄伦理,嘲弄人的善。古希腊有位嘲弄之神叫摩摩斯,而我是他的中国传人。

世界上有这么一派作家,总喜欢把自己当成哲学家,我懂一点哲学,在我看来,他们的哲学都是二百五的哲学。小说本是消遣之物,只要故事精彩、人物鲜明就够了,没必要往里添加什么深刻意义,意义是读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何况一群二五眼作家,你说他们脑袋里能装有什么意义?

 

刘放:你是在网络上成名的,所以一直被视为“网络作家”,你怎么看待这个称呼?网络文学这个概念从兴起到现在已经整整10年了,如果要评价一下这10年的网络文学,你会如何评价?

慕容雪村:我不是作家,只是个网络写手。在中国,“作家”是个职称,我不肯加入作协,没有作家证,只好以“写手”自名。不过我丝毫没觉得那些体制内的作家有什么高明之处。网络是我的精神故乡,在网上写小说,自有其快意之处,至于别人怎么做,我无权评说。

10年来网络创作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进步巨大,毛病太多。现在网络上作者多、作品多,类型小说初露端倪,是谓“进步巨大”;但至今都没出现一部真正的好小说,写手们态度太过随意,文字太过粗糙,没什么高级题材,也没什么相象力,大多数都是平庸之作,是谓“毛病太多”。但期以时日,相信中国文学会有繁盛之日。中国人不是没有创造力,只要给以空间,一定会写出好作品。

 

谈茅盾文学奖:那是一个愧对茅盾的笑话

刘放:前不久你刚刚“炮轰”了茅盾文学奖,认为其“不透明”,所以颁给你也不会要。你是怎么看待文学奖这个事情的?假如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你,要么?

慕容雪村:国外的文学奖项大多由独立的民间机构承办,不代表哪个阶级,也不忠于哪个主义,一心一意评选好作品,这样的奖项更令人信服。而茅盾文学奖简直就是个笑话,前些天我把它的评选条例发到网上,很难相象它会有那么陈腐的指导思想,真是愧对茅盾。

至于诺贝尔文学奖,我从没想到它会颁给我。

 

刘放:你一直对自己的原名、经历之类的事情讳莫如深,现在还是很介意说这方面的事情吗?你好像说过这辈子不打算结婚不打算生孩子,为什么?说说你的爱情观?

慕容雪村:作者没必要贩卖自己的隐私,老老实实创作就好了。我是一个特别自私的家伙,一生只对自己忠诚,不想花时间陪谁逛街,或者在她不高兴时赔小心哄她。我理想中的生活就是“一没老婆,二没单位”的生活,只要不违法,天王老子管不着。

爱情是俗世生活的信仰之一,我一向对之心生狐疑。如果世间真的有“爱情”这回事,它就应该是最美最好的情感,天荒地老,此情不渝,不为崇山阻隔,不为光阴变色。而现实中这样的情感压根就不存在,所以我常说:与其相信爱情,还不如相信灶王爷。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