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棉棉:我可以比80后作家让读者飞得更高  

2009-01-07 10:50:06|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棉棉,我们知道些什么?

她曾经被认为是“中国当代最叛逆的女性”之一,被认为患都市病、文明病,病得“无药可救的病人”;她被称为是用身体或者说是用行为写作的作家,有人说她的文字是“我们从未倾听过的声音,真实,直逼人心”,也有人说她的作品只是“摇滚文化的代言文本,还算不上是真正的文学文本”。

这个曾经备受争议曾经红极一时的文坛坏女孩,最近有四本书进入了书店,其中包括新作《声名狼藉》、《于忧郁的明天升上天空》,旧作《糖》和《你的黑夜,我的白天》。《声名狼藉》还同步出版了中文版与法文版,评论界称“其大胆极简的叙事方式,诗意深邃的语言,将故事带往不可思议的方向”,法国媒体更将这本小说誉为后现代版的《危险关系》、未来文学之探索文本。

棉棉:我可以比80后作家让读者飞得更高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谈作品:“新作比以前的作品更加绝望”

刘放:这次出的四本书中有两本新作,跟以前的作品有什么不同?听说明亮了不少?

棉棉:其实只能算是“半新”,《声名狼藉》是《熊猫》的小说版,《于忧郁的明天升上天空》是博客文字。有人不喜欢我总是老作翻新,其实我觉得老作翻新说明问题以前没说清楚,我是处女座,追求完美。看我翻新的作品其实特别有意思,因为故事是一样的,但写法和认识完全不同了,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声名狼藉》其实一点也不明亮,非常黑暗,比《糖》绝望多了。在火热的绝望中带着一种黎明前的透明感。《声名狼藉》深度分析爱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爱情是一种伟大的想象,是一种虚构。我们都应该爱上爱本身,而不是执着于爱情。《于忧郁的明天升上天空》则主要是围绕着死亡这个内容的,也比较沉重,但黑暗刹那间总是化为光明,这就像是一种奇迹,这是生活给我的礼物,也是我给大家的礼物。

 

刘放:另外两本旧作《糖》和《你的黑夜,我的白天》都进行了删改?

棉棉:主要就是把那些很黑暗的故事都从《糖》里弄出来变成了《你的黑夜,我的白天》,这样看上去可以顺眼点。

 

刘放:听说你想用朗读自己作品的形式跟读者见面,好像国内作家还没有过用这种形式的?你对自己有多少读者、有什么样的读者在意么?

棉棉:其实我读的一点也不好,在国外做宣传的时候都是当地的演员帮我读的。但是我喜欢作者读书这种方式,中国没有。我想从我开始把这种方式带到中国。不管下面坐了几个人,我都会跟他们用爱交流,作家应该这样的。我在国外的读书会有时像一个摇滚演出一样。作家跟读者的关系这样挺好的。我从来都不喜欢签名售书,我跟读者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有多少中文读者,我从来不知道我的书在中国卖出去多少,我也从来不知道有什么样的读者。我更不知道我看见自己的书在书店里会有什么感觉,因为我从来没在中国好好出过书。这次出书,我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这是真的。我本来以为我收到我的样书我会哭,但我好像也没什么感觉。

 

谈生活:“我想洗刷曾因年轻轻狂而带来的毁坏”

刘放:能不能谈一谈你在写这些文字时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棉棉:这两本书离我的生活非常近,是我精神状态的真实反映。我始终是一个寻找生命意义的人,又有着所有的缺点和优点,所以我的生活和精神总是在一种崩溃的边缘,没有一天是一样的,没有一天是不享受的,没有一天是不思考的,没有一天是不被拯救的。其实就像所有人的生活一样。只是我写出来了。

 

刘放:你的名字很多年来都跟叛逆争议之类的词联系在一起,如今你怎么看待那些曾经的纷扰?你觉得新作还会再度引起争议么?听说你的生活方式跟从前已经不一样了?

棉棉:过去的一切就像我曾经爱过的男孩,怎么看待他们,那太私人了,我不会跟人分享我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的新作是否会引起争议,因为这是个绝望的时代,大部分的人已经不再对自己的内心好奇,我的文字、我的声音、我的样子,是给那些跟我有缘分的朋友的,我每天祈祷他们可以因为看到我的字,看到我的样子,听到我的声音而获得一点爱和力量。

我的生活方式跟从前非常不一样了。现在我不抽烟完全食素,几乎从不去CLUB或者酒吧。这不是因为我想要身体健康我怕死,这是因为我想要智慧,获得智慧需要一些必要的条件。另外,持戒也是为了洗刷我因年轻轻狂而带来的毁坏。

 

谈作家:“我还没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作家”

刘放:作为一个生于70年代的作家,你对现在很活跃的80后甚至90后作家有了解吗,比如韩寒、郭敬明?怎么看待他们的作品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一代人的生活?

棉棉:我不会说他们不好。我只是希望他们的读者可以来看看我的书,我相信我可以给他们另一种飞翔,飞得更高,一点问题都没有。

 

刘放:基本上,在国内你一直都是一个边缘化作家,因为你的作品似乎永远只描写一些非典型意义的狭小人群,但国外很多的很多评论却认为你是代表性作家,你怎么看待这种差异?你觉得自己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家?

棉棉:我的作品描写的确实是一些非典型的人群,不主流的。但是我的作品讨论的始终是爱和青春,这个主题是针对所有人的。我也搞不清楚对于别人我是谁,因为“地下”的觉得我是“资产阶级”,“资产阶级”的觉得我太“地下”,老外男孩觉得我喜欢中国男孩,中国男孩觉得我喜欢老外,我跟谁都没什么关系,我十年前就说过我谁也不代表。我喜欢朋友,喜欢开PARTY给大家玩,那是因为大部分的时间我总是一个人生活在寂静中,连阿姨扫地的声音都会是一种打扰。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还没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作家,真的。不过最近刚开始有这个计划想好好做一个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