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鲁迅那奇怪而冗赘的“两株枣树”  

2009-08-09 12:04:4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的枕边书是张大春先生的《小说稗类》,一个小说家眼中的小说,高明过太多国中的所谓文学批评家,释疑了不少个人心中多年悬而未决的疑惑。

 

譬如,关于鲁迅发表于1924年的《秋夜》开头那四个句子的疑惑,“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样的四个句子,倘若出现在如今任何一个小学生的作文簿里,怕是都要被热心批改的老师评为“文句欠简练”,甚至修剪成“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枣树”这样的两个句子,乃至于“后园墙外有两株枣树”这样的一个句子。即使鲁迅的文名显赫如此,也不必显而赫之到一字不可移改的地步。

但是,果若我们更动了这四个句子,必欲使之不冗不赘而后已,我们会坐失什么呢?一个热心批改小学生作文、必欲使之简练而后已的老师又会错过什么呢?答案或许简单得令人失望:“一旦修剪下来,读者将无法体贴那种站在后园里缓慢转移目光、逐一审视两株枣树的况味。”修剪之后的句子,也将使《秋夜》的首段变成描写“枣树”的准备,然而鲁迅根本没准备描写枣树——或者应该这么说:枣树只是鲁迅为了铺陈秋夜天空所伏下的引子,前面那四个“奇怪而冗赘”的句子竟是写来为读者安顿一种缓慢的观察情境,以便进入接下来的五个句子:“这(按:指枣树)上面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

 

《秋夜》篇首这“一株还有一株”枣树示范了白话文运动发轫之际的一种独特要求:“作者有意识地透过描述程序展现观察程序,为了使作者对世界的观察活动能够准确无误地复印在读者的心像之中,描述的目的不只在告诉读者‘看什么’而是‘怎么看’,鲁迅‘奇怪而冗赘’的句子不是让读者看到两株枣树,而是暗示读者以适当的速度在后园中向墙外转移目光,经过一株枣树,再经过一株枣树,然后延展向一片‘奇怪而高’的夜空”。

在鲁迅那里产生过动人力量的修辞之所以动人,因为它有着和它相互冲撞出强烈张力的语言环境,读到那样的修辞,即便我们明知它是一具遗体,也足以体贴它曾经如何生龙活虎地创造着世界——一个在假象中人人可以认得、运用、发现意义、琢磨品味的语言所经营起来的、得以复写现实的世界。可是,未及一个世纪,普及的大众语言教育教成育成的句子却常常依旧是比“空空洞洞的的言语”还要空洞的语言,装扮得比“染了一点实在的忧愁”还要实在的忧愁:“那个早就不合时宜的复写现实的梦想被大量以及更大量的平凡大众迭次翻炒的语言挤压失重,再也无法还魂。”

讽刺的是,“一个又一个世代过去,新生的读者还很可以对上世纪初老前辈所留下来的作品嗤之以肉麻之鼻,然后依然故我,夸夸其谈,所使用的却是他们并不知道来历的、白话文运动倏起倏落的时代辗转传下来的语言。只不过,那是语言的尸体。”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