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张大春:重新“认字”才能拯救汉语?  

2009-08-22 10:21:56|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大春似乎格外重视自己的新书,《认得几个字》。

证据就是,张大春带着这本新作亮相2009上海书展期间,跟王安忆碰面时,很郑重地让王安忆“一定要看看这个书”。据说,作家们彼此之间送书,属于一种“礼节性”的往来,知道对方不大可能会看,所以通常都很有默契,不会跟对方说“你一定要看”之类的话,而张大春这次居然打破了这种默契,可见他对自己这本书的重视程度。

按照出版方的说法,《认得几个字》是一本以浅近活泼的语言、为孩子们解说日常生活情景中89个看似简单的汉字的“温馨逗趣之作”。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梁文道更开玩笑说,这本书很可能会被书店归类到亲子、教育类书架上,以博取一些销量。那么,作为“当代优秀华语小说家”、“台湾当代文坛领军人物”的张大春,何以会如此重视这样一本类似“副业”的作品呢?这是一个问题。

张大春:重新“认字”才能拯救汉语?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较之张大春,余秋雨几乎就是文盲!”

尽管张大春在台湾早已成名多年,但在大陆的普通读者心目中,他的名字其实并没有多么响亮,直到去年3月出版简体版《聆听父亲》之后,才开始渐渐被一些普通读者知晓。倒是圈中人士向来不吝对他的“溢美”,此次上海之行,张大春更是受到了圈中人士们可谓不遗余力的“热捧”:上海作家小宝誉张大春为“当今华语世界最好的读书人,没有之一”,甚至声称“如果以一个‘读书人’的标准来衡量,较之张大春,余秋雨几乎就是‘文盲’”;在梁文道眼里,张大春是一个“比我厉害一百倍的人”,就像江湖上的武林高手,背着个包,与你决斗前先打开这个装满各色兵器的包袱,淡然一笑,问你希望他用哪种兵器对付你,因为他什么都会;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则戏称,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人们提及“大春”这个名字时,首先想到的会是《白毛女》里面的王大春,以后就不会了,张大春将取王大春而代之,成为名气最响亮的“大春”。

因为张大春是如此“厉害”的人物,所以尽管他自称《认得几个字》只是“自己跟孩子们一起学习认字从而写下来的文章”,写作目的也只是“希望孩子们以后在回想起自己这个父亲时,不是多么慈祥、怜爱他们,而是一个字、一句话或者一句诗文”,但实际上,这本书当然不会那么简单。作家阿城的看法是,这本书“目录上看起来无一字不识,翻开来是父亲教儿女认字,但其实是小学,即汉代的许(慎)郑(玄)之学,再加上清朝的段玉裁”,“是一本颇深的成人之书”。梁文道更声称,这本书的用心绝不在书名所谓“认得几个字”那么谦虚,张大春对“字”的重新认识是一种拯救汉语的尝试,一种试图恢复汉语文字的鲜活力量的尝试,“我们现在的汉语教育已经把大众的语言能力弄得如此贫乏,一个人用了‘亮丽的风景线’的说法,就全世界都‘亮丽’,一个人说了‘华丽转身’,就十几亿人一起‘转身’。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都应该感谢张大春写了这样一本关于‘认字’的书”。

 

现有教材导致孩子们觉得“老舍死得好”?

对于同行们的“热捧”,张大春连连表示“不敢当”,不过似乎毕竟还是受到了“鼓舞”,以至于打破自己向来“不透露未来写作计划”的常规,透露说,《认得几个字》之后,他将尝试写一系列叫做“自己的课本”的书。

张大春拿王家卫“开涮”说,王家卫10多年前就一直跟人说要拍部关于一代宗师叶问的电影,花了10多年时间收集资料、准备剧本,结果到现在他还没拍成,却在3年前被别人拍了,现在人家已经拍第3集了,“前一阵子王家卫到佛山收集资料,碰见他的人都问他,是来为拍续集作准备么?弄得他好不尴尬”。张大春说,以王家卫为鉴,所以他一般都不讲自己的写作计划,但这次忍不住要破个例。他透露说,自己的下一步写作计划是,一年写两本给10多岁孩子看的“课本”,十年二十本。之所以想到要编写“课本”,是因为如今台湾的国文课本实在太糟糕,“每篇文章都有题解啊注释啊中心思想啊之类,文言文有几篇、白话文有几篇还都有规定的比例,甚至男作家、女作家的百分比都规定得非常细,造成的结果就是,孩子们最后得到的不过是支离破碎的一些句子、互相不知道关联的几个名字。孩子们甚至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初中时学一篇欧阳修、高中时又学一篇欧阳修。”而他要编写的“课本”里,不会有什么作者生平啊题解啊中心思想啊之类的东西,只有他自己写的文章,每篇1万字左右,第一篇已经写好了,叫做《寒食》,把跟“寒食”有关的诗、文、知识都写在里面,融合了天文、物理、历史乃至社会学。

小宝对张大春这样的计划赞誉有加,他说,如果张大春真能完成这样一个充满“野心”的计划,那将是整个汉语教育界的一大幸事。事实上,大陆的语文教材,毛病跟台湾的如出一辙,以至于自己一个朋友的孩子有一天忽然说“老舍死得好”,大人很惊诧地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孩子回答说,“小学时就学他的文章,初中时又学,高中时还学,烦都烦死啦。”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