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老婆要嫁人》:谁是茶壶谁是牙刷  

2009-03-13 14:01:10|  分类: 观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说中的2008年韩国电影“话题之作”。

《我的老婆要嫁人》:谁是茶壶谁是牙刷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老实说,挺长时间没看韩国电影了,提不起兴致。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韩国电影飞速崛起俨然貌似不争的事实:或画面精美动人,或题材立意崭新,面容姣好的女明星更是层出不穷,声势之大几令号称“东方好莱坞”的香港电影黯然失色。但看多了之后就发现,真正值得回味的韩国电影实际上并不太多,灵光闪现之作固然不是没有,可大多其实都“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我的老婆要嫁人》多少算是部让人有那么点惊喜的作品。

 

令人惊喜之处倒不在于这部电影的画面精致、配乐流畅、节奏明快,甚至也不在于演员表现细腻圆熟、细节处理不露痕迹。因为说到底,这些东西岂非应该只是一部电影“合格”的基本要素而已?只不过,我们的很多电影,这些都做不到,却还要苛求观众“多看几遍”以看出“意义”来,委实本末倒置得够可以的。

《我的老婆要嫁人》的“话题”之处在于故事的“内核”,其讲述的是一个“一妻多夫”、最后竟然还“三人行”得挺圆满的故事。据说,很多男人看了电影之后,不免有种被响亮地扇了一个耳光的感觉。是啊是啊,这年头,“男女平等”之说固然貌似早已深入人心,“男权至上”这种体系也貌似早已土崩瓦解,但实际上,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男人想要一朵白玫瑰一朵红玫瑰这种事情,法律上虽不认可,心理上却仍然视若平常,而女人想要这边有鱼那边有熊掌,则依然不啻于天方夜谭。

电影最大的“颠覆”之处在于,竟然可以把生活中概率几乎为零的事情演绎得坦然自若,竟然可以把一个理论上说应该“不可饶恕”的女人讲述得可爱动人。最经典的场景是,“妻子”抱着孩子负气离开后,俩个“丈夫”竟然因为都无比痛苦、无处可去而聚在一起喝酒看球了,这个“丈夫”问那个“丈夫”,你明知她已经有丈夫,为什么还要跟她结婚?那个“丈夫”就反问这个“丈夫”说,那你明知她又跟了别人,为什么不跟她离婚?然后两人就相顾无言了。

 

其实,关于“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早就有过一个“世界级”的辩论。

大约是在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一个英籍贵妇在某宴会上问堪称“史上最古怪教授”的辜鸿铭说,“辜先生,您曾为中国的纳妾制辩护。可是从普遍的人性来说,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娶许多女人,而女人则不可以反过来有很多男人呢?”辜鸿铭回答说:“道理很简单。男人好比是茶壶,女人恰如是茶杯,夫人见过一把茶壶配四只茶杯,可曾见过一只茶杯配四把茶壶的?”

辜鸿铭的这一“茶壶茶杯”辩词后来流传甚广,被很多人认为“妙不可言”、“难以辩驳”。但陆小曼和徐志摩结婚后,却有力地回击了这一说辞,她说,“志摩,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数人公用,牙刷只允许个人私使。我今后只用你这只牙刷来刷牙,你也不能再拿别的茶杯来解渴呢!”

一只茶杯固然不能配四把茶壶,一把牙刷又怎能刷数副牙齿?更致命之处在于,茶壶到底是要等到茶杯坏了才能配别的茶杯的,可牙刷,按照现代卫生知识,那是要几个月就换一只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