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个比紫禁城还值得一看的人  

2009-05-05 09:31:27|  分类: 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人后来的历史教科书上,1921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这一年,孙中山在广州就任了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也是这一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法租界内的一幢小洋房里,秘密举行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茶花女、拜伦撩拨得心旌飘摇的中国人,迈出了要通往他们理想中的世界的决定性步伐。

不过,这一年,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到中国游历时,向他的“中国通”朋友约翰斯咨询“看点”,约翰斯却既没有说起孙中山,也没有说起中国共产党,甚至认为“不去看紫禁城也不要紧”,他向芥川推荐的“不可不看”的“看点”是,一定要去见见一个叫做辜鸿铭的人。芥川听从了约翰斯的建议,后来他得出的结论是,约翰斯所言“真不我欺”。

 

事实上,那个时候,认为辜鸿铭比紫禁城“值得一看”的人,还远不止是一个约翰斯和一个芥川龙之介而已。

与整个中国都在痴迷茶花女、拜伦相映成趣的是,茶花女、拜伦的故乡的人们,都在痴迷那个叫做“辜鸿铭”的中国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中国和葡萄牙的混血儿。痴迷的程度,甚至较之中国人痴迷茶花女、拜伦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要“竞相走访”,希冀能聆听其人教诲,其人的书更是被译成了多种欧洲语言,作为当时欧洲诸多大学哲学课程的必读之物。那个时候,在西方人看来,生前就已经是“传奇人物”的辜鸿铭,身后势必是要化为“神话人物”而被中国人“供”起来的。那个时候,身为中国新文化运动领导人之一的李大钊,也不免要说“愚以为中国二千五百余年文化所钟出一辜鸿铭先生,已足以扬眉吐气于二十世纪之世界”的。

 

“语言至博,各国无此异才”

外国人痴迷辜鸿铭,当然是有他们的理由的,因为那家伙实在太有才了,尤其是语言天分惊人,堪称古今中外难得一见的天才。据说,其人除了母语和马来语,还通晓英、德、法、意、日语和拉丁、希腊两门古语,俄语也“略懂”。

他对这些语言到底精通到什么程度呢?据说是,可以用拉丁语奚落英国教授,也可以倒着看德语报纸,用英文背诵《浮士德》如流水,还可以嘲笑名重一时的胡适博士,说他操着美国的“通俗英语”讲西方哲学是丢人现眼的行为,胡博士都不敢反驳他。北京有一个叫鄂方智的西方主教,他对用英文写出《吾国吾民》等作品、蜚声西方世界的林语堂的英文水准,非常看不上,却拜服在辜鸿铭面前,说是,辜鸿铭“用英文所写的文章,以英国人看,可以和维多利亚时代任何大文豪的作品相比拼”。而林语堂也曾评价辜鸿铭说,其人“英文文字超越出众,二百年来,未见其右。造词、用字,皆属上乘”,甚至自称“不配去接近”这位精通马太·安诺德、罗斯金、爱默生、歌德及席勒的专家。终生与辜鸿铭为敌的“中国通”、曾任袁世凯总统顾问的《泰晤士报》驻华记者乔治,在谈及辜鸿铭的语言天分时也承认说,“辜鸿铭的英语词汇罕见地丰富,是一个语言天才。”

 

英语里如今有一句广为人知的谚语,大意是,“银行家,就是当天气晴朗时,硬要把雨伞借给你,而阴天下雨时,又恶狠狠地将伞收回去的那种人”,妙不可言。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句谚语其实只是源自辜鸿铭一句随意的调侃。1913年,袁世凯向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团“大借款”,德国代表科士达不懂中文,想找一个英文德文均精通的中国人来做翻译,便锁定辜鸿铭为最佳人选。辜鸿铭开口就要六千银元的月薪,要知道,民国初年一个中级公务员的月薪,不过数十银元而已,没想到银行团竟爽快地答应下来。然而,由于生性厌恶这种“铜臭熏天”的地方,再加上了解到了各国借款给中国的不良动机,聘期一到,辜鸿铭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临走时,他留下了那句让五国银行团哭笑不得的调侃银行家的话,却因为寓意深远,后来竟在整个英语世界里广为流传。

还有一个故事。1891年,俄国皇太子与希腊王子结伴同游中国,途经武昌时,湖广总督张之洞宴请两人,辜鸿铭充当翻译。宴席进行到一半,俄储与希腊王子为避人耳目,改用俄语私下嘀咕说,当天晚上还有约,吃饭喝酒要节量。他们话音刚落,辜鸿铭即接茬说:“此餐颇合卫生,还望贵客尽兴尽量才好。”闻听此言,两人诧异不已。席间,希腊王子看到张之洞在吸鼻烟,非常好奇,就用希腊语问俄储,张之洞的鼻子上是什么东西,辜鸿铭立即翻译给张之洞,并把鼻烟取来递给那位王子。如此这般,这顿饭吃下来,辜鸿铭给俄储留下了委实过于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临走前俄储紧紧握住辜鸿铭的手,郑重表示,如果其有朝一日到俄国游历,他定会以上宾对待。后来他还在很多场合逢人便说:“汉上见张总督,有辜某所通语言至博,各国无此异才。”

更有意思的是,那时候,洋人们在中国的地位非常“尊贵”,动辄就要批评中国文明落后、野蛮,辜鸿铭则每每会反唇相讥。早在英国留学的时候,辜鸿铭为了遥祭祖先,在住处摆了个祭台,他的房燕太太看到他几叩几拜、口中念念有词的模样,忍不住指着他丰盛的祭品,揶揄说:“你的祖先什么时候会来享用你这些大鱼大肉哇?”他当即说:“应该就是在你们的主听到你们的祷告之声,你们的先人闻到你们所孝敬的鲜花花香的那个时候吧!”他还用英文写了文章说,“什么是天堂?天堂是在上海静安寺路最舒适的洋房里!谁是傻瓜?傻瓜是任何外国人在上海不发财的!什么是侮辱上帝?侮辱上帝是说赫德税务司为中国定下的海关制度并非至善至美!”很多当年的留学生据在国外看到这些话的时候,都不禁对他的用词和造句“拍案叫绝”。

 

牛过泰戈尔 贵过梅兰芳

辜鸿铭在语言方面的才华,很大程度上跟他不同寻常的出身和经历有关。

辜家祖籍福建。很早的时候,辜家就迁到南洋的马来半岛,成为开垦这块蛮荒之地的华人前驱。经过奋斗,辜鸿铭曾祖父辜礼欢成为槟榔屿集最高行政首长、最富有商人、最著名的种植家于一身的显赫人物,辜家成了当地的望门大户。1856年,辜鸿铭诞生在槟榔屿,是家里的次子。他的父亲辜紫云因不喜欢从政,帮助英商福伯斯·布朗经营一个橡胶园,母亲是一位碧眼高鼻的葡萄牙人后裔。由于布朗夫妇没有生育,又特别喜欢聪明机灵的辜鸿铭,在他们的再三请求下,辜紫云同意将辜鸿铭过继给这对英国夫妇。

1870年,13岁的辜鸿铭被义父正式带往欧洲留学。在此之前,中国留学西方的著名人士,似乎只有容闳一人。在此之后的两三年,容闳率领的首批留学幼童才奔赴美国。所以,辜鸿铭绝对算得上“自费”出国留学年纪最小的中国人,也是近代中国留学欧洲的第一人。在英国,辜鸿铭考入了名牌大学——爱丁堡大学的文学院,顺利获得文学硕士的文凭。当时,要拿下这一学位,必须通过拉丁和希腊两门古语、数学、形上学、自然哲学等众多科目的学习和考试,就连一般的英国学生,也大多望而却步,辜鸿铭却凭自己的聪明和勤奋顺利拿到了文凭。这一年,他年仅20岁。从爱丁堡大学毕业后,辜鸿铭又到法国的巴黎、德国的柏林和意大利、奥地利等国游学三年。也许是为了充实自己,他还在德国柏林某工科大学进修一年,获得一个土木工程学的文凭。至1885年辜鸿铭第一次回中国前,在总共14年的欧洲游学生涯中,他竟然拿到了13个博士学位。他的学生凌淑华后来在文章中感叹说:“这个怪人,谁能跟他比呢?他大概是没出娘胎,就读了书的,他开口老庄孔孟,闭口歌德、伏尔泰、阿诺德、罗斯金……没有一件事,他不能引上他们一打的句子来驳你,别瞧那小脑袋,装的书比大英博物院的图书馆还多几册吧?”

 

当然,“博士”说到底也就是个头衔,语言才能说到底也只是“技”而不是“道”,何况在欧陆各大语系中,通晓数国语言原是常事,俄国人纳博科夫以英文写作,捷克人昆德拉以法语写作,即便“至博”,也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异能,辜鸿铭真正让整个欧洲倾倒之处在于,他让西方人第一次看到了东方的传统文明精华,恰如严复和林纾让中国人看到了西方文明一样。

1898年,辜鸿铭翻译了第一本儒家经典《论语》,在此后的几年间又接连翻译出版了《中庸》、《大学》等诸多儒家经典,还用英文写了不少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著作,轰动了西方世界。一些欧洲高校和学术机构纷纷成立“辜鸿铭俱乐部”,有的大学教授甚至要求学生:不懂辜鸿铭,就不要上他的课。1908年,辜鸿铭把他翻译出版的《中庸》和还是打印本的《大学》托人送给俄国文豪托尔斯泰,得到了他的高度评价,在日记中,托尔斯泰评论道,这两本译本“激发了他的思想”,此后他还多次跟辜鸿铭通信、请教。辜鸿铭对儒家经典的翻译,让林语堂也服膺至极。上世纪40年代,林语堂在翻译《论语》时,曾因找不到辜鸿铭的《论语》译本而懊恼不已。找寻数年后,他终于从美国国会图书馆借出并抄录,“不禁狂喜”。林语堂自己承认,他翻译的《中庸》,除了个别改动,都直接采用了辜鸿铭的译本,这是他惟一挪用他人的现成翻译。

 

有个例子颇能说明外国人对辜鸿铭痴迷的程度。当年,辜鸿铭在东交民巷使馆区内的六国饭店用英文讲演《春秋大义》,一票难求。国人讲演,历来没有售票的先例,但辜鸿铭却要售票,而且票价高过“四大名旦”之一的梅兰芳。听梅兰芳的京戏,只要一块两毛钱,听辜鸿铭的演讲,却要两块钱。

1913年,辜鸿铭还和印度诗人泰戈尔一起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这一年的诺贝尔奖最终颁给了泰戈尔,但在人气上,辜鸿铭却丝毫不输泰戈尔。甚至在很多西方人的眼里,泰戈尔远不及辜鸿铭,因为他只是个诗人,而辜鸿铭“除了是哲学家、文学家之外,还是一个政论家”。

但是,备受外国人追捧的辜鸿铭,在后来的中国人的笔下,却是以怪异著称的。至于到底怎么个怪异法,又为什么会怪异,说来话长,后文再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