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白雪公主啃过小矮人的脚趾么?  

2009-05-11 20:29:5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他所见过的最高大最肥硕的女士。她的脸蛋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粉,头发是黑色的,用艳色的棉发带束在脑后,嘴唇涂成了紫色。身上一件粉色外套,大得足够装下一个小型马戏场……她的双脚挤在一双缎子拖鞋里,鞋比脚至少小三号。手指上的几枚戒指也几乎陷在肉里。”

读《失物之书》及如此描述时,终于不禁喷饭。因为这位闪亮登场的女士,并非俄罗斯欧巴桑,而是,白雪公主。这个出场的“惊悚”程度,跟多年前看过的一个FLASH里、某唐朝诗人爬到月亮上偷看嫦娥洗澡、看背影正看得狂喷鼻血时、嫦娥一回头、竟是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好有一拼。

白雪公主啃过小矮人的脚趾么?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还不止是如此而已。爱尔兰作家约翰·康诺利笔下的这位白雪公主,说话的声音是类似“两块石头摩擦”的那种,动辄喜欢从小拇指上咬下一块倒刺“嚼一会儿,吐到火堆里”,一顿饭要“把一整只兔子撕得只剩下骨头”、然后开始从七个小矮人的盘子里挑肉吃、再吃下整整一条面包和半块已经发臭的奶酪、还有一大杯又一大杯的啤酒,同时还要发出诸如“啜食、撕肉、咀嚼、打嗝”之类的种种声音,冬天很难找到食物时,就半夜去啃某小矮人的脚趾……

 

除了如此这般的白雪公主之外,《失物之书》里还有小红帽,不怕狼,反而觉得自己周围的男人都很猥琐所以爱上了狼、并且跟狼睡觉最终生出了狼人;还有变态女猎人,喜欢肢解各种动物和人的肢体,进行重新组合的实验;还有藏身在镜子后面、戴着面纱的奇特女士,当骑士宣布爱上了她却在掀开她的面纱后吓得后退时,她就怒吼着把骑士撕成了碎片,流着泪吞下了……

约翰·康诺利的下笔,实在黑色得够可以、恶趣味得够可以的。

 

但是,比故事本身更“黑色”的是,约翰·康诺利居然说,他这本书写的是“孩子的恐惧、无助、忧伤和成长”,而果真就有文学评论家很配合地“解读”说,“《失物之书》绝不是游戏人生,解构价值的后现代迷宫”,故事里的男孩“面对压倒性的暴力,无边的黑暗,潮水般的恐惧,难以抵挡的诱惑,他犯了过错,走了弯路,连累了他者,但是守住了底线,也守住了人性,最终得以直面自我,也直面恶的挑战,找到了回家之路”……

哦哦,貌似“解读”得很好,但恕我直言,假如在看故事之前就看到这样的“解读”,个人绝对将再无看这个故事的欲望和兴致。

 

事实上,《失物之书》挺好看,但绝不是评论家们“解读”的那种好看。

个人对于“解读”小说这种事情,向来心存疑虑。据我所知,就许多小说家来说,把小说作为一份志业展开之初,很可能只是来自于一个肤浅的动机或者一次错误的模仿甚至是一点无知的勇气。研究小说、评论小说的人,常常热衷于解读“小说实际上表达了什么”,可是,很多时候小说充其量只是一件能够衬托出着衣者或高贵或猥琐的气质的华丽服饰而已。小说家本人固然也不免会在各种场合“串供”说,“在这篇小说里,我想表达的是……”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个“……”果真存在,那么小说家又何必苦心孤诣的写一篇小说呢?索性直接“……”岂非来得更加痛快明白?

所以,我的意思是,关于《失物之书》,其实并没有必要说什么人性啊价值啊的东西,它就是一个如果拍成电影的话肯定会比《纳尼亚传奇》精彩纷呈的故事而已。如果你实在无法想象、无法容忍小说家干“无的放矢”的勾当,实在非得辛辛苦苦地寻找所谓“寓意”所谓“指涉”,那也由得你,只是,千万别说什么“这篇小说表达的绝不是如此这般而是这般如此”之类的蠢话。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