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裂舌》:我们都是原始人  

2009-05-19 16:03:39|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裂舌》之前,得到的讯息大致是两个:一、内容惊世骇俗,很黄很暴力;二、芥川龙之介文学奖“史上最年轻得主”的获奖作。

《裂舌》:我们都是原始人 - 刘放 - 刘放的惊鸿一瞥

有多惊世骇俗、多黄多暴力呢?据说,有令人不寒而栗的场景,有SM的性游戏细节,还有惨不忍睹的纹身景观。国中权威批评家们的说法是,“细节描摹读来让人头皮发麻”、“无论从写作技巧还是布局谋篇看,都没有什么突破,仅是在内容、题材上让读者吃惊而已”,甚至有质疑认为这本书根本不该引进,“你们家要是有在上中学的孩子,这种书敢拿给他们看吗?”

但日本芥川奖的评审团们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的说法是,“细节真实,无懈可击。从时下年轻人放纵的生活方式中,捕捉到了偶尔闪露出的纯粹的情感。不仅构建出光怪陆离的神秘世界,同时也深刻传达了生于现世的女子心情”,“小说与原始部落有着极为相似的情境,其中人物都期待通过身体改造,继而达到与神灵沟通的愿望”。

 

看《裂舌》之后,我能得出的结论大致也是两个:一、有些人未免也忒没见过世面、头皮也忒容易发麻了点;二、芥川奖的评审团们比国中权威批评家们高明。

首先是,个人觉着,《裂舌》里固然有所谓“很黄很暴力”的描述,但惊世骇俗之说其实是耸人听闻,应该说,这位芥川奖的“史上最年轻得主”的文字,其实属于挺干净、挺有诚意那种。有些人“头皮发麻”,或者是因为他们当真是吓大的,或者只是矫情而已。至于说什么这种小说敢不敢给自己的孩子看,当然敢啊,有什么可不敢的呢?有些人就是太天真太高估文字的影响力了,以为看色情文字就会让人变成强奸犯,那你看《论语》怎么就没成孔圣人呢?

其次是,国中批评家们真是没进步,至今还在扯什么“写作技巧”啊“突破”啊之类的空洞之谈。什么叫“写作技巧”?木匠做木工活是要技巧的,写文字要什么样的技巧才算是好,却从来都是个扯不清楚的话题。什么叫“突破”?竞技体育的各种世界纪录是需要“突破”的,可写字这事儿,老是要“突破”什么、跟什么较劲呢?人家芥川奖的评审团们可不玩虚的,人家说的是,细节、情感、构建、传达,那才是“人话”而不是“套话”。

 

“小说与原始部落有着极为相似的情境”,确实相似得够可以的。

人类从原始部落开始,数千年来都在追问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一度给出了答案,譬如印度人说是“归向自然”,犹太、基督教说是“归向上帝”,古希腊人说是“寻求真理”,古中国人则说是“独善其身”、“兼济天下”,虽然各各不同,但大致都是相当肯定的。可是,今天不一样了,市场经济的世俗化驱走了价值观的神圣性,秩序没有了,生活意义本身又成了一个大问号。人类从丛林出发,花了数千年时间设法改善自己的生活,结果却回到了另一个丛林里。今天丛林里的大树就是都市里的摩天大厦,今天人们用来狩猎的工具就是金钱,过去用弓箭打猎,今天用钱,猎取的对象则是其他的人。人类又回到丛林里了,所以必须要重新出发、重新开始追问,但答案在哪里,现在似乎还没人知道。

所以,《裂舌》里说,“我在摸索,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那么我要找找看有没有把自己变成阴影的方法。”有还是没有呢?这是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