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放的惊鸿一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喜欢看书看电影看美女。

网易考拉推荐

《我要复仇》:朴赞郁的心是肉长的么?  

2010-04-12 09:28:38|  分类: 观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说吧,自问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从希区柯克到昆汀·塔伦蒂诺,从三池崇史到北野武,恐怖残忍血腥暴力的片子看过不知凡几,以为再没什么场面是看不下去的,没想到,还是有被《我要复仇》惊到。好几个地方看得喉咙发干、脊背抽搐,以至于看完之后多少有些疑心:都说,人心是肉长的,可是朴赞郁这家伙的心,真的是么?

 

话说朴赞郁大概是从2003年开始赢得世界性关注的,一部《老男孩》据说是“让欧美影迷几乎在一夜之间惊讶地发现了一位比昆汀还酷的导演”,不少影评人甚至称之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导演”,但个人的感觉是,精彩是精彩的,却没至于到那个程度。后来追着看了《亲切的金子》,同样也看得挺开心。照理说,按照个人的习惯,既然这两部都对胃口,那么跟这两部并称为“复仇三部曲”的《我要复仇》,怎么着也是要千方百计搞来一睹为快的,可不知咋的,还就真一直没看。如今想来,或许是因为,上苍顾忌我的神经承受力,所以伸出冥冥之手刻意阻上了那么一阻?

 

其实,如果仅仅只是画面层面上的血腥、残忍而已,那也没什么大不了,这世上生猛的B级片委实多了去了,只要看多几部,譬如多经受几次类似《杀手阿一》里面那个裂嘴吞拳头镜头的考验之后,再血腥残忍的场面恐怕也就至多能让胃不那么舒服,鲜有真能让人心惊肉跳的。

《我要复仇》真正让人绝望之处在于,所有一步步走向惨烈至极的复仇行为,皆源自本来微不足道、荒诞离奇的小事。当惨烈以幽默的方式合拍到完美地呈现出来时,朴赞郁提出来的问题似乎是:在这个日渐荒诞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惨烈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惨烈的程度竟然永无止尽,这个世界还能往什么方向去?是谁,嘴角带笑地,在看着热锅里的蚂蚁般惶惶不可终日的我们?以此而论,“世界上最危险的导演”这个称号,朴赞郁或者真的当之无愧。

 

题外话,片子里那个顶着一头绿发的男主角,让我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件小事。是这样的,那年我还在大学里念书,负责编辑一份叫做《凝眸》的校园文学杂志来着,某日的来稿里有首叫做《我是一只绿毛水怪》的诗,不赖;可杂志排版的时候,字库里排不出诗中的一个生僻字,于是信手给改了一个自认为意思差不多的;杂志出来之后,女诗人对此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和抗议,声称这个字的改动降低了整首诗的格调,乃至于拒绝“认领”其为自己的作品。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把这事儿、这姑娘的较真,当成笑话来传说。现下我觉着,人家小姑娘是对的,很多时候我们对这个世界委实不够敬畏,是该有些东西,哪怕再细小再纤毫也动不得,否则绿毛就可以变成水怪,一口囫囵了你。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